F4U-1D

es用。杂食。

《香水》后日谈(设定解说、补充、背景考据etc)

注意:并不是产出/最后有个出本意愿调查!

大家好,我是F4U-1D。

这一篇是我自己对整篇《香水》的一些想法和整理,大概是用来记录一下自己一些没能够写进去的梗和人物关系理解及参考文献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往下,基本是没营养的碎碎念啦,很杂很长,敬请注意。

先说一下我的ID好了,这个ID是二战期间美军一款爆战小飞机的名字,我本人是一个舰c玩家,当时想用一个完全看不出是我的名字就选择了这个装备的名称。曾经和自己说过给es写满五万字就脱马,现在光是《香水》已经超过了十万字, 所以大概也是时候了,也许会有人不知道如何称呼我,也可能有朋友已经发现了评论里会有人叫我“柃老师”,基本上以“柃”为中心的称呼都可以w

说到自己的ID就想到了一直有点纠结的角色的名字问题,《香水》是一篇设定在18世纪的法国的AU文,kn的大家的日本名字在其中已经有点违和了,其实leo的名字用英语写法也许还比较贴近背景,但第一章的时候因为尊重原作用了片假名,他叫泉泉的时候也沿用了假名的叫法,结果真的一直都感觉好奇怪!所以他们之间别的昵称叫法都尽量省略了,或者还是用了汉字。也想过修改,不过lofter一旦编辑会被审核得更加严格,已经因为这样的手贱被屏蔽过好几次了,我不敢轻易挑战了……(假如今后有出本机会的话,应该会全文修改一下,把leo的名字改成中文或者英文写法)

 

选材原因

说来惭愧,聚斯金德的这本小说《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是我的论文研究对象,当时觉得主角格雷诺耶在气味上也是一个怪癖的天才,估计就是因为这点想到了leo,在这里再次感谢我的亲友Celia,在想法的诞生之初和整个写作中都与我讨论了许多剧情,虽然她根本不是knp也没来看我的文,但是陪我聊了这么多我团内销,没有她就根本不会有这篇文的开始了!

我对真正的香水完全不了解,既没用过也没了解过,其实对时代背景的18世纪法国也没有多少认识,第一章的修道院和乳母借用了聚斯金德小说中的设定,包括leo的出生也和格雷诺耶同样是一个孤儿,可见一开始比起原创更多的是拙劣的模仿,不过设定leo是个孤儿对后续各种展开也的确方便多了……这篇同人的标题也是简单粗暴就用了香水两个字,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我最开始没有预想到会写这么长,也并没有太过认真对待它……其实主题也就是谈恋爱而已,如果换个标题的话暂时还没想到用什么更好。

 

背景考据、设定补充和参考文献

收到过一些评论和提问,觉得我对古典很了解或是好奇我是否是学习历史的,其实完全不是!我在文中能够呈现出来的差不多已经是对那个时代所有的了解了,还有许多是临时查阅的,肯定还有很多错误和矛盾的地方。《香水》是我第一次写连载,我以前一直认为自己的坑品超级差,从来都只写一发完结一击脱离的,只能说es有着无穷的魔力,能让人改变自我……

随着写作的进展对于时代背景和世界观还是会更在意的,为了保持更新频率也没什么时间去研究阅读法国史,所以思考了一下当时的大环境,「是路易十五至十六统治时期,因为蒸汽机的发明而正开展第一次工业革命,工人阶层扩大,市民阶级崛起,渴望获得更多权力」,基本上是在这个中心看法的指导下思考人物的社会身份设定和关系是否自然。

 

  • 虽然在文首也写了可能会含有leo岚,但最终没能够写出岚线,如果有正在期待的读者我真的感到抱歉。一方面是我对他的理解越是深入就越觉得他最需要的爱是来自自身,而他其实有些回避和他人的深入了解或交心,这给我脑补岚的cp向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可能我更喜欢他和其他角色之间爱情以外的感情关系。

  • 鸣上家在这篇文中属于政商两界的结合,这在以前基本上来说是不可能的,在商业崛起的那个年代才获得了可能性(我猜的),而他的哥哥设定是当上了市议员,这个灵感也来自《香水》原著,因为我不太清楚1789年革命之前法国是否已经有议员议会,但是聚斯金德也这么写了,我还是信任他!(喂。

  • 在这篇文中他的设定是最圆滑和交际最广的,他在社交场上和泉泉认识很久,在贵族和商业层面又和司打过交道,甚至零为凛月找寻融入人世的方法时也委托了他们家。在每条线里我都强调了他作为牵线者和旁观者的身份,如果没有岚的话,另外四个人就不会走到一起搞修罗场了,同时他也是保持清醒的最近距离的观众,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设置,绝对没有想要忽视岚岚的想法!

 

皇太子

  • 让我比较犹豫的一个角色,他的设定一部分肯定是参考了英智,比如生日在冬天(1月),出生的时候身体不好,但同时因为这是一个历史向,这个时间点的法国皇太子是路易十六。

  • 查资料的时候发现路易十六也基本能套上文中的很多设定,比如登基的那一年是1774年,这篇文里leo在20岁的时候来到巴黎,大概过了半年经历了皇太子的生日以及当时传言已经要继位了,路易十六本人也被称为“有野心的改革家”。

  • 但是让纸片人角色和真实历史人物扯上关系我觉得挺雷的,而路易十六的结局又很悲惨,我既不想暗示英智最后很不幸,也不想让路易十六和leo他们谈生意,所以一直让他没有正面出场,就当做是一个朦胧的薛定谔角色吧。

  • 文中皇太子生日场景的描写参考了雅克·勒夫隆的《凡尔赛宫的生活》中对路易十六婚礼场景的描述,比如当时设置了路边彩灯,晚上会放烟花之类的。划着贡多拉的圣歌队脑补的则是星夜活动的服装。

 

  • 泉泉的设定一开始和leo一样是孤儿,这是为了方便他和leo小时候就认识,后来他被善良的养父母收养了,因为游戏里泉泉家也很幸福。(并不是说游戏里leo家就不幸福……)

  • 社会身份上是一个船舶与贸易商会的公子哥,这个商会完全是我编的,而且是在写第三章的时候才现编的,当时只是需要一个“能让他消息灵通”的职业,不过一直沿用到后面没有给写作带来困扰反倒很多时候很好用真是太好了!!这个身份让他可以了解五湖四海的舶来品,因此也会了解到各地的文化和知识,还是比较符合我对游戏里的泉泉“是个优等生、学霸、文青”的印象的。最方便的肯定还是在世界线变动时的分歧选项,让他能够带leo以出差进货为借口去印度度蜜月。

  • 说到印度这个地点,是我在当时查资料时混淆了部分“香水”与“香料”的概念,不过leo的涉猎范围是全部的气味,说到气味除了欧洲的花草当然也不能忽略神秘东方的种种香料,所以当时很想让他们来一次东方,印度那种既原始又神秘还有着浓郁宗教氛围的地方也让我觉得很有趣。

  • 18世纪的印度是殖民地时期,大部分的领土都被英国占领,只有小部分是在法国的管制下(因为这一点所以最后泉泉去分会借钱都有点困难),于是在设定里法国富有野心的皇太子想派许多本土竞争力强的企业去开拓市场,不过在三条线里这个计划都没成功,只有泉线里他们真的到了印度,这部分对它的描述基本参考了赫尔曼·黑塞的一部作品《通往印度次大陆》,以及重温了大概十年前看的一本高殿円的轻小说《卡莉:黄金之国与小鸭子》。其实黑塞去印度的年代已经比18世纪晚了两百年,但他在其中流露的对“印度已经因为殖民而失去了自己的风味”这一遗憾还是让我很受启发的。

 

  • 司是一个贵族出身,也是因为当时的时代背景而让他投身了商业,不知道会不会给读者带来一种铜臭味又不够天真的感觉呢,但是在当时说不定也是大胆又时髦的尝试哦,而且在游戏中比如招福宴活动里他也开始试着管理经营了。

  • 司司还有一个与其他角色不同的设定是,他是一个天主教徒,这个设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深意,只是我觉得当时的贵族全是天主教徒而已……不过也增加了一点他向神父忏悔或者睡前祈祷的剧情(一个薛定谔的彩蛋:神父我脑补的是万圣薰的脸)

  • 关于司司的口癖,经常会夹杂英语这一点,因为在这里他们姑且算是法国人,当时来说英语相较法语算是乡下的土味语言,他应该要说外语也会选择拉丁语。在他刚出场的时候我还是还原了一下用了两个英文单词,后来干脆放弃了,如果全体修文的话我可能也会把英文删掉了……

  • 在重温时发现的一个小问题,在司和leo的香水商店没有想出Knights这个名字的时候,香水产品的标签也没有署名“朱樱家”,如果当时署的是leo的名字的话,那应该早就被泉发现了。所以有一点在文中忘记写的是,在“Knights”的标签之前,每一瓶香水上只是挂着它的名字而已,比如在结局线中的“初遇”。

  • 这条线的恋爱部分会受到很多现实阻碍,比如家庭、宗教信仰、身份和社会舆论,这一些我本来打算在最后一章解决的,但是让我写出柜或是内心纠结实在是很痛苦,于是我没有写他的家庭和宗教的矛盾,而是写了他们的香水对拜占庭教皇们的嘲讽,就当这个是对天主教同性禁令的反击吧……在我的草稿里给他和leo本来设定过一句台词,用在司对他们的关系迷茫的时候:“这是渎神的,这是反基督的。”但leo会回答“我又不信神,你们的上帝有信仰吗?上帝也是无神论者。”

  • 司线里的舶来品长廊,部分灵感来自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那里面有一个代笔人长廊,有很多不正经的玩意出售,还有给人专门写信的代笔人。在同人里为了避免抄袭嫌疑没有提到代笔和卖床上用品,设定成了一开始是处理远洋商品中的残次品的市场,后来偷渡者也在这边定居。其实这么一说自我感觉和名著中的写法还是差距很大的,但我很喜欢“长廊”这个概念,保留了这两个字。 

  • 好像是在司线的结尾我第一次收到了“非常有历史年代感”的评价,可能是因为在最后一章暗示了1789年的大革命,但是我很不擅长描写大场面,司线的最后他们也还没真正迎来革命。坊间流传的低俗小册子倒确有其事,当时的法国这种刊物大行其道,可以被视作是革命爆发前夕的一种舆论准备,通过诋毁皇室和贵族更加合理化市民今后对其实施的暴行。这部分参考了小白所著《黄段子与小册子》

  • 在最后搞得明明应该是HE却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担忧感,真的对不起!他们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世间会流传他们的传说的!

 

凛月

  • 朔间番外的历史neta我在当时文后的注释里基本都写了,应该也没人想再看第二遍吧!设定上来说朔间家族是流动居住在整个欧洲大陆的,但这篇里对于朔间的故乡或是氏族构成等没有深入设定和描写,篇幅不够以及我太懒了……

  • leo在舞会前请的上流社会礼仪培训师,这个行业也是我编的,同样是考虑到了当时市民阶层不断崛起,但只是获得了一定经济基础,长久以来的心理自尊可能还不够,应该很多赚了钱的就想要跻身上流社会为自己镀一层金,于是这种行业就会应运而生。

  • 关于女装,虽然注释过了,还是要再说一遍,当时的女性裙子下没有内/裤!!以及这个剧情里凛月的出现就是专门为了给leo解围的,在设定里他一直都跟着leo,但又不想被他发现。

  • leo在凛月线里可以一直体验到1789年,因为要解决跨种族恋爱的生殖隔离问题还是老套地把他变成了吸血鬼,所以正好就让他在革命里成为了牺牲品,这之前则经历了16年,我也觉得太狗血了,仿佛在搞什么神x侠侣……

  • 吸血鬼转化部分,完全是编的,主要是想让零来做但又不能ntr意味太浓……正经吸血鬼文学也没看过,嘛,反正是幻想生物~

  • 某次意外发现了1792年的9月22日正好是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建立的日子,我当时很兴奋,觉得这个巧合梗不利用一下太浪费了,这也是我在凛月线结局里最喜欢的一个部分,但觉得自己渲染的不够好,而且得到的评价里也没人提到这个,我还是挺遗憾和寂寞的呜呜。

  • 更之后他们会经历工业革命带来的科技进步,热气球、照相术、火车、电话、电影都是另外两条线里不可能体验到的。照相那部分leo的畅想是neta了另外一篇leo凛《对某佚名画家的生平猜想与作品探究》,应该很明显吧!最后的落点应该是在19世纪末吧。再往后就不符合我的美学了!让他们打住吧!

 

地点问题

  • 第一章的时候为了减弱日本名字在异国他乡的违和感,我没有明确指出“法国”“巴黎”这些地名,事实证明这给今后的写作带来了挺大的困难,因为我还得打码描述“英国”“印度”“美国”等地。

  • 海对面的岛国肯定是英国了,那个鼻烟和古龙水历史上都是英国人发明的。印度用了东方来指代,泉线里他们最后回到欧洲看到吉卜赛人的那个地方还不是法国,可能是意大利那边吧……司线里我倒是直接写了“拜占庭”,凛月线最后他们去了美国。还是朔间番外最爽了,游遍各大洲,一个一个列举出地名的时候我内心还是有一点激动和澎湃的感觉的……

 

文风问题

  • 如果有看过我的其他文的大概还是会发现文风的差异的吧,撇去一些不认真的摸鱼,别的作品虽然浪漫一以贯之,但自我感觉都没有这篇用力这么猛(?)

  • 我好像是个很容易受当时所读作品的风格影响的人,回忆这半年读过的文学小说作品,除了聚斯金德的《香水》以外,有伏尼契的《牛虻》和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百年孤独》也重温了几段。这其中影响我最大的肯定是马尔克斯,在这篇的创作里我尽量减少了直接引语和人物台词,尝试了一些更长的句子,通过细节的列举来营造一个空间等。我一直觉得自己对于剧情的构思十分不擅长,想不出新鲜有趣曲折跌宕的情节,这样的话也许只能在描写上更加努力了。

 

 

 

角色关系与原作neta

虽然很多朋友可能已经遗忘了,但是这可是一篇leo·all·同人文!我已经忘了开始为什么要搞他的总攻了,估计就是想看又看不到,只能自己动手了,我就是一个毫无节操的杂食,大家都这么好,我全都要.jpg

不知道这篇是不是华语圈第一篇leo all,反正我希望不要是最后一篇啊!!要是有太太品出了这么搞的妙处,不要犹豫了,心动不如行动,太太们快搞吧!

作为一篇一开始定位是瞎搞、贵乱、内销的文,我很想写出别开生面紧张刺激的修罗场,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毕竟是我自己写的,就算是隔了几个月重温我看了第一句也已经知道最后一句了,实在无法模拟完全陌生的阅读,所以关于这部分如果还有朋友记得当时的心情,请告诉我一下吧!

因为有不同的攻略对象(?),和每个人的关系之间的差异感是我想要努力表现出来的,这一部分既neta了原作又有和游戏正好相反的地方。不过我觉得从文中也能看出很多我对他们关系的理解,曾经也有一个读者写了个长评我觉得说的都差不多了……每个人看出来的都不尽相同,我也非常期待大家的评价,所以我就简略写一下当作给自己的整理吧。

 

leo和泉

  • 原作里leo第一个认识的也是泉,在同人中被放大成了小时候就认识的关系,与游戏中“是leo离开了泉”这一点相反的是,在本文中客观上是泉离开了,虽然通过某个狗血的设定基本上是leo促成的。可能就像我对追忆四的狮心的看法一样,他们“分开”的结局是由两个人的性格共同导致的。记得看星曜剧情时我觉得leo对和泉的关系是“怅然若失”,在同人里设计他们的重逢时我还是希望leo能更加勇敢一点,虽然逃避了好几次但最后还是自己追上去了!

  • 前半部分还没有决定写各线分支的时候自己也觉得“泉泉是不是太钦定了”,我喜欢贵乱但不喜欢胃痛和败犬,还是期待大家都能获得幸福。在狮心线里我更希望体现出一种“亲情”的主题,选择一个关键词的话就是“归宿”,他们的分支世界的开头是一段乘船的旅行,因为我想到海上的轮船是一个封闭而孤立的世界,海浪带来的颠簸感更容易让人觉得漂泊无根,在海上旅行特别会思乡以及觉得自己无依无靠,对他们两个孤儿来说更加是这样,leo也会问他在收养家庭是否过得幸福,因为他一直有一种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泉身上的倾向,但最后他会发现自己幸福的归宿就是泉本身,我个人很喜欢这一点……

  • 他们的故事里一开始是leo在逃避,后面有一段是泉在逃避,一开始的前两章我还没准备好突入泉线,后来回想的时候发现他真是受情敌影响最大的……不过从泉的视角来看,他的确会比司看到更多引发吃醋的画面,也并不像凛月那样等得起(?)但他发现自己的感情后就会有过保护和控制leo的倾向,这也是我觉得他们在谈恋爱中需要经历的!

 

leo和司

  • 主要和原作中不同的是他们的身份关系吧,在游戏里leo是司的队长、引导者、效忠的对象、类似父亲一般的角色,在这个同人里因为设定的社会身份的问题这种关系基本倒了过来,特别是骑士受封仪式那一段。不过在他们的感情或者说内心里有时候还是leo占主导的,如果说狮心的关系是周而复始的圆,那么leo和司可能是正弦函数余弦函数并存的两根波浪线,他们的上下级和追逐关系是时常改变的……

  • 司司为leo模仿册封骑士的那一段,在文章设计上把每一句骑士宣誓的誓词都和当时市民的一个景象对应了起来,还有之前的那啥小旅馆的听墙角、十四行诗大赛,我觉得这条线是三条线里最入世的一条,和市民生活关联最多。不过最后一章的开头又是十分魔幻的龙卷风,这只是我自己的趣味而已,似乎搞得有些画风不统一了……

  • 这条线最初我选的关键词是“责任感”,在以前的自我分析里我也说过我经常不确定自己写的是否就是爱情,尤其是他们的相处里还有别的身份,必定还混杂着共同的事业心和野心……要我说的话,我会觉得这条线里他们是彼此实现理想的最佳方式吧。

  • 一些谈恋爱的点我觉得也是光明鲜亮的,充满了彩虹、阳光、鲜花,虽然这部分不是当初就故意的,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我心里的弓道组就是这个画风也说不定。

 

leo和凛月

  • 要说和原作的对比的话,原作他们的互动太少了都没什么好比对的了,同人里的基本都是私人理解、滤镜和妄想……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有意体现的,原作中leo说凛月是他养育大的孩子,但是在同人中是凛月充当了给他传授文化的老师的角色,这应该也是倒错的一个体现。

  • 这部分是我写的字数最多的,大概是时间跨度长想塞的东西就比较多,在我的草稿里还有一些梗没用上,看看当时的关键字有剃须刀、玫瑰勋章、分食葡萄,我自己都想不起来脑补过什么了!虽然有点遗憾,但我已经想把18世纪封印一段时间了搞不动了(吐魂)

  • 凛月线里比较特别的是有零的存在,为什么在kn主场会让他出场呢,一是之前有人问我零去哪了,二是在这个世界观里凛月比游戏要孤独很多,他在这个时间节点的许多想法都是受了零的影响,在这篇同人里零应该是个自愿的殉道者,但本心上有着浓郁的悲观主义(这个看法是截止复活剧情出来前的,现在又经历了两个五星我要谨慎反思自己的看法了),凛月虽然活了很久,但在思想上却没有脱离哥哥和家族多久,他有一部分是在迷茫地寻求独立,三是因为,我特别喜欢朔间零。

  • 在leo变成吸血鬼的过程里也请了零帮忙,一般来说搞cp肯定不会假这种行为于他人之手,该说是我的恶趣味,还是想表现当时凛月的软弱和害怕呢,这是他区别于以前把人类变成吸血鬼的那些做法的一种尝试,是他决心的一个体现。

  • 不过这个设定当初是因为这条线我想表达的主题是“诱惑”,在原来的想法里主要剧情是“凛月多番勾引,leo不为所动”,最后他们搞上的时候凛月告诉他“这是因为我把你变成了同类,所以你会自然被我吸引”,leo一直不知道把他转化的并不是凛月,相信了这个说法没什么心理负担的搞了,当然真相其实根本没有这种血液的吸引力存在。不过这个设想后来被放弃了,可能是我觉得性冷淡或是对这种事扭扭捏捏的leo有点OOC……

  • 凛月是一个很缺爱的角色,我至今也这么认为……

  • 如今我在这条线里想表达的是什么呢,也许是“陪伴”,也许是“信任”,也许是“永远”。

 

leo以外的角色之间的关系

  • 其实这部分不是很多,毕竟是leo中心,而且我是个爱好杂食和贵乱的人,要是写另外的角色之间互动太多我可能就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 关于每条线里另外两个角色的处理问题,真的好难啊,想过好多种但都觉得败犬意味浓郁不好接受,所以干脆让他们出场少一点好了,而且我认为if世界的精髓在于,本来每个角色都有可能到达不同的结局,关键要看他们的选择是什么,所以在每条线里我是觉得另外两个对leo还没有完全产生爱情……在这里交代一下设定里的结局好了。

  • 泉线,因为让司司也去了印度,一开始是准备让他们在印度偶遇然后再搞一波修罗场的,而且原设里凛月也偷偷跟来了,很可能成了印度神油的那个夜晚凛月和司却意外碰见,看着月亮喝着酒却不知为何两个人都流泪了……现在的泉线里的话司在印度干事业开拓市场,把leo当作了失踪人口案处理,凛月则会把他当作又一个无趣的人类而加以遗忘吧。

  • 司线,这条线的最后一章其实还说的挺多的,这里的泉对leo的感情还是停留在“虽然很喜欢他但只要他幸福就好了”,安排了泉和凛月一起外出旅游了一次,这显然是他们共同逃避情伤的一个方法(……),被自己诱惑了三秒要不要暗示搞搞泉凛泉,最后的节操底线让我收手了。凛月应该是在旅游回来后就选择了继续去睡觉。

  • 凛月线,这边的处理让我纠结了很久,因为他们会经历很长的时间,而人类的寿命只有几十年,所以很可能要面临泉和司的寿命终结,这点我无论如何都想避免,考虑过要不要让leo成为吸血鬼后很快和凛月一起沉眠几百年,醒来沧海桑田也没办法了……如今的文本里leo是像当年追忆四之后的逃避一样离开了法国,当他再回去的时候因为时局动荡泉司岚都已经搬家离开了,这也是我的一种逃避,不过毕竟是我设定的世界,他们一定会在和平的地方安稳幸福地度过一生的!


意愿调查

大家希望它出本吗?我自己一直很想印一本给自己收藏,但也只想过印一本而已(……)如果真的决定会出本的话也会开个印调的,还会写几篇新番外,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剧情请尽管提出,哪怕是再来个if世界的后宫线也是有可能的哦♪

评论(1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