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月组-新娘保卫大作战

看了剧情后的突发摸鱼,这两天好忙想要一个克隆人!
月组友情向,傻白甜无剧情OOC
他们太可爱了!!!我永远喜欢Knights!!!






新娘保卫大作战






“リッツ!リッツ!快醒醒!!敌人马上就要冲进来了!”

月永レオ拼命摇晃着依旧在沉睡的朔间凛月,不时紧张地回头看一眼,果然那扇门已经被推开了,预示着厄运的身影已经出现——

“リッツ!没有时间了!就算只有你一个,我也要保护下来!快起来和我一起逃走吧!”

然而他的话语断在了一半,已经有人抓住了他的手把他从朔间凛月身边拉开了,月永レオ回头,看到了昔日同伴熟悉的脸庞,他悲从中来痛心疾首:“ナル为什么也背叛了我们!”

鸣上岚一脸复杂表情,欲言又止,不过比他更称职的是濑名泉,这个反派狞笑着走进来,一下抄起躺着的朔间凛月,被挟持的这名人质在睡梦当中挣扎扭动了两下,被濑名泉恶狠狠地抱紧——

“王さま,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来选择吧,是这个くまくん比较重要呢,还是你的‘新娘’更重要?”






时间回到前一天。

月永レオ把朔间凛月拽到梦之咲校舍楼外的不起眼阴影里,忧心忡忡地压低了声音:
“セナ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了。”

“啊,セッちゃん真的就这么不留情面吗,スッちゃん说的真没错,他就是个Devil啊!”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关键是——我们应该怎么从他手里抢救下我的老婆,被炉桑。”

“王さま好过分,被炉明明是和我结婚了。”

月永レオ深深看了他一眼,思索再三似乎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好啊,为同伴友人奉献也是一名骑士应该具有的精神,我就勉为其难和リッツ一起跟被炉结婚吧!”

“哇这是什么奇怪又恶心的说法啊……不过明明才是三月,明明还这么冷,セッちゃん居然真的能狠下心一定要把被炉撤掉,这样下去我会死掉的吧。”

“我不会让リッツ死掉的!所以我们更要团结起来,保卫我们的被炉,和邪恶的セナ势力作斗争!”

朔间凛月冻得搓手,月永レオ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靠在一起瑟瑟发抖,不约而同想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这里好冷啊,为什么王さま会选这样的地方开作战会议啊……”

“……其实是我迷路了!”

“领头的王さま这么不靠谱,感觉我们的计划前途多舛啊…不过幸好有我在呢,呼呼,这时候就是策略家发挥作用的时候了!梦之咲的每一个角落我都做过睡眠测试呢,既防风又隐蔽的地方我也知道好几个♪”

于是这两个成员仅有两人的秘密作战小分队迅速转移阵地,在军师朔间凛月的带领下避过了敌人的侦查,顺利地溜进了学校植物园温室的工具房间里。

月永レオ环顾四周,觉得这里真心是个不错的秘密据点,从墙上的值班表来看老师一周只来两次,因为外面就是温室所以比普通房间稍微暖和一些,但是对他这样怕冷体质的人来说待久了依然难熬。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来讨论一下,怎么才能让セナ把被炉留下来!”

“贿赂?求饶?威胁?还是把被炉直接偷偷搬到这里来?感觉都有点逊呢……”

“这是对我们骑士精神的考验!啊,这在逆境中才能迸发出的友爱与进取的光芒,我觉得inspiration又要涌出来了!!——但是我的手好冷啊,感觉连笔都握不住了!”

“王さま好可怜,让我来温暖你吧,这是难得的报恩哦。”

朔间凛月微笑着抓住了月永レオ的手,不过换来后者一声大叫。

“リッツ的手比我的还冷啊!!嘛,不过算了,两个人的体温靠在一起总会变得暖和一点吧!”

“比起在这里凄惨地和王さま抱在一起取暖,我还是更想舒舒服服地躺在被炉的怀抱里啊……你说为什么セッちゃん就不能体会到被炉的好呢?”

“セナ那个人就是这样的吧,对别人很别扭对自己也很别扭,而且他的自律也到了让人佩服到觉得可怕的地步啊,他肯定会说‘被这种东西吞噬就变得堕落的人真是超~废物的啊!’”

“哇,学得好像!再多模仿一点嘛!”

“然后セナ肯定还会拉上スオ,逼问他站在谁那一边,‘か~さ~くん’,他肯定光是叫名字就会用那种很恶心的声线了,然后小スオ就会被吓到只敢同意他了!”

“可不要小看スッちゃん啊,这孩子的嘴也挺厉害的呢,说不定我们会被直接说成是‘无用前辈堕落星人’什么的啊。”

“然后ナル会出来打圆场,说着‘因为王さま和凛月ちゃん比较怕冷嘛,泉ちゃん也不要那么坏心眼说得这么过分了~不过已经到春天了,被炉再放下去也不合适吧,马上就会变得到处都很暖和了哦!’”

“才没有到春天呢!我们体感上的春天还有好远好远~”朔间凛月任性地摇着头,固执地不想跟着时间往前走,时序和节令他都毫不在乎。他把自己的手缩进月永レオ的手心里,然后朝他们交握的双手哈了一口热气。

来自人体的热度融开了僵硬的关节,也让一点潜藏的心绪暴露出了冰面。

“如果春天不来的话,被炉也好,王さま也好,セッちゃん也好,都不用离开了吧……”





结果这两条咸鱼就算后来冷到真的抱在一起瑟瑟发抖,也没能讨论出什么有效的作战方针来,唯一得到的结论大概就是“濑名泉铁石心肠棒打鸳鸯 可怜人机关算尽回天无力”。

所以时间跳到今天,月永レオ和朔间凛月都决定尽情享受最后和被炉在一起的时光,他们甚至翘掉了两节课窝在这温柔乡里,吃掉了几十个橘子喝掉了十几杯茶。

月永レオ实在憋不住爬出来上了一次洗手间之后回来,发现朔间凛月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他拿过毛毯为凛月披上,忍不住又摸了摸凛月的头发。

“リッツ,Knights就交给你啦,要好好守护他们啊。”

月永レオ抬头一看时钟,已经过了放课的预定时间,算起来敌军马上就要到达战场。

“リッツ!リッツ!快醒醒!!敌人马上就要冲进来了!”

月永レオ拼命摇晃着依旧在沉睡的朔间凛月,不时紧张地回头看一眼,果然那扇门已经被推开了,预示着厄运的身影已经出现—— 


“リッツ!没有时间了!就算只有你一个,我也要保护下来!快起来和我一起逃走吧!” 


然而他的话语断在了一半,已经有人抓住了他的手把他从朔间凛月身边拉开了,月永レオ回头,看到了昔日同伴熟悉的脸庞,他悲从中来痛心疾首:“ナル为什么也背叛了我们!” 


鸣上岚一脸复杂表情,欲言又止,不过比他更称职的是濑名泉,这个反派狞笑着走进来,一下抄起躺着的朔间凛月,被挟持的这名人质在睡梦当中挣扎扭动了两下,被濑名泉恶狠狠地抱紧—— 


“王さま,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来选择吧,是这个くまくん比较重要呢,还是你的‘新娘’更重要?”


“セナ!你肯定不会干出谋害同事这种事吧!不,我们也是朋友、是家人啊!セナ妈妈,不要把我们和被炉分开嘛……”

他说着想要冲向泉,好歹把凛月先解救出来,不过以防事态更严重的岚先拽住了他,所幸在骚动中凛月终于醒过来,然而这两个失败的作乱分子只能隔着天堑可怜对望。

“你们这幅样子也太不像样了吧,说到底,被这种东西吞噬就变得堕落的人,真的是超~废物啊?か~さ~くん,你也觉得前辈的话有道理吧~嗯?”

刚刚接收到Leader求援视线的朱樱司被吓得一激灵,左右权衡还是觉得濑名前辈更可怕,况且两位前辈再和被炉苟且下去就真的要降格成什么人类以下的生物了!末子也站到了濑名泉恶势力一边,开始义正言辞地教育:“Leader和凛月前辈只要努力克服的话一定也可以戒掉被炉的,前辈们也不想变成堕落星人吧!啊顺便这个词是我最近才在Game里学到的,也许有所僭越还请体谅!”

月永レオ和朔间凛月对视一眼,果不其然鸣上岚接着出来打圆场,“因为王さま和凛月ちゃん比较怕冷嘛,泉ちゃん也不要那么坏心眼说得这么过分了~不过已经到春天了,被炉再放下去也不合适吧,马上就会变得到处都很暖和了哦!”

レオ和凛月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仿佛他们正是剧作家,而现实也的确如他们所愿地舞动了起来。

濑名泉竖起眉毛:“你们在笑什么啊!居然对我们的发言还感到好笑,这种狂妄的态度可是要罪加一等哦?”

“诶,不是在笑你们啦。而且这个Studio已经被命名成‘濑名House’了,就是因为它的气氛和セナ家里很像嘛,セナ也希望自己家是暖烘烘的吧,不喜欢冷冰冰的吧!”

“嗯嗯,我也知道セッちゃん虽然嘴巴很坏但是最后总是会心软的♪”

“闭嘴,啊啊超~烦人的。按照年纪来算你们这两个家伙才是最年长的吧,给后辈们也做个榜样啊?到了三月的话,各种事情都会全部堆在一起,那个时候再来处理被炉的话就更手忙脚乱了吧,一想到再娇惯你们下去,说不定到时候还要应对你们哭着不想对被炉撒手的场面,就觉得麻烦死了。”

“不会哭的哦,セッちゃん。如果我超难得的会流眼泪的话,一定也是在送别你们的时候吧。”

整个Studio都安静了下来。在这喧闹、耀眼的青春的最后,结局无可避免地昭示着它的存在感。前辈不得不离开,后辈不得不送别,过往的辛酸与欢笑会在一个节点失去它们的一部分,年龄永远平行向前,总有人要先去体验更往后的人生。

“阿拉,凛月ちゃん真的很坏心眼啊,不是还有人家和司ちゃん在吗,要努力热闹得不输给‘前辈们’在的时候啊!”

如果不能以缄默的方式去习惯寂寞的种子生长,也许应该去试着习惯无可抗拒的离别的到来。

“总之,先从和被炉告别开始练习吧。”




一周之后,濑名泉找人在Studio里装了暖气。

他在朔间凛月的揶揄里又傲娇发作,坚决不肯承认是为了他们着想,然后又试图用数落回避这个话题,说着くまくん也该读读气氛吧,那天搞得かさくん都快哭了,小鬼头是真的麻烦。

朔间凛月就抓着他爱操心易心软这点继续说事,感慨セッちゃん果然心里放不下我们,你这样的性子肯定毕业后也会经常回梦之咲吧,想想还觉得有点烦人呢,就好比一周还得听到一次老妈的唠叨诶?

月永レオ适时插进来承认,就算セナ嘴硬傲娇我也会拉着他来看望大家的,我的孩子们可要好好成长啊,我最爱你们了!

爱真是一个美好的词汇,可以庞大如宇宙,可以缩小成原子,可以封存须臾一瞬,可以绵延无尽亘古,它是指引候鸟归家的磁场,是幼芽生长所趋的光,它可以把承诺封缄。

“是约定的话,就要拼死遵守啊。说好了哦。”




End.



我不要三年级毕业啊啊啊大哭

评论(9)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