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月组-最佳损友

◇三观不正的坏坏月组注意,凛leo凛无差

◆有大量原创npc剧情


前几天看到 @汤兔 太太说最近生日,最开始是看了太太的月组我才喜欢上他们的,一直都非常感谢和喜欢太太的文!

因为也没怎么和太太说过话,不知道把这篇当作给太太的生贺是否会比较唐突,如果能让你看了一笑就好了!




最佳损友



01.

 

故事结束的这一天风和日丽,与一个happy ending再为相称不过。

 

故事的女主人公坐在咖啡馆的卡座上,刚刚结束了一次会面,正在为回到男主人公面前做着补妆准备,她对面的座位上忽然又迎来一位客人。

 

她既没有招呼服务生前来收拾桌子,也还没有买单,对面的咖啡甚至还只喝了一口,怎么看也不像是欢迎一位陌生人落座的状况,故事的女主人公抬起刷了一边的眼睫毛,只见面前坐着一位没见过的黑发年轻人,她仔细确认了一遍自己的记忆,的确没有任何印象。

 

对面的年轻人不仅失礼地强硬与陌生人同桌,甚至还端起了那杯之前的见面对象留下的咖啡,毫不介意地来上了一口。“那个,请问……您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陌生人放下杯子,黑咖啡余味苦涩,若是嗜甜之人恐怕连一口也敬谢不敏,他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名片推到女主人公面前,指尖点着自己的名字——朔间凛月。女主人公依旧挑眉表示不解,这位朔间先生于是翻过名片,背面印着另外几个字:私家侦探。

 

事情发展至此,女主人公已经开始心头狂跳,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稳住声音开口:“原来是侦探先生……我还以为这种职业只存在幻想小说中呢,那么请问福尔摩斯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呢?姑且这里应该报上姓名,我是——”

 

“假名无论听多少遍也没什么意义吧,女士?您是希望我用您的本名来称呼呢,还是您更中意冠上类似艾琳·德勒这样一个对女欺诈师的雅名?毕竟您可不像自己所言那样对侦探一无所知,刚刚不是才和一位侦探幽会过吗?”

 

朔间凛月笑得高深莫测,眼见对面的女人依旧想抵赖不认,干脆捡起一根掉落在桌上的头发,“人证物证俱在呢,这根……嗯看起来是橙色的头发显然既不属于您也不属于您那位海誓山盟的对象吧?”

 

故事的女主人公忿恨地咬着下唇,牙齿沾染上一片刚刚补好的口红,姣好的面容完全呈现出扭曲。“朔间先生……如果您正在跟踪我的话,先不论这侵犯了我的隐私权,您应该也知道我和刚才那位先生见面只是聊天而已,您针对我的污蔑是完全不成立的,仅凭这一根头发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朔间凛月几乎想吹一个口哨,以对对手的负隅顽抗表示赞扬,不过这样的猎物在最后认输时总是能带给他更丰厚的战利品。他夸张地叹了一口气,只是因为真的很怕麻烦,“3天前,也就是7月10日,您和月永Leo在北内车站前的T shopping mall的顶楼花店‘蜜语’见面,当时您向他挥了挥一枝红色的康乃馨,他则回复了一枝黄色的玫瑰作为示意,这可能是你们之间的某种暗号,我的确暂时还没有破解这点;再往前,7月3日,您和月永Leo在高须町的烘焙教室的体验课上见面,并且在洗手间旁的吸烟区里进行了长约6分钟的交谈;6月15日,你们‘碰巧’一起参加了白野游乐园新开展的热气球项目,与你们同一批乘坐的还有一位年轻妈妈和大约5岁的小男孩,一位中年男士,两名女高中生,月永Leo向你进行了汇报,大约是刚上升到600米高度的时候吧,很心急哦……“

 

随着他的细致叙述,女人的表情渐渐从愤怒的扭曲变成恐慌的苍白,生活被监视的恐惧让她后背起了一层冷汗,尤其是热气球那一次,只是她和月永Leo的第二次见面,她自以为选择的地点已经足够隔绝,难道这个朔间凛月当时就混在这些人之中?她随即意识到了更可怕的一点,那就是直到这个人自己现身在她面前为止,她完全没有过一丝一毫被陌生目光注视着的感觉。

 

而朔间凛月此刻还在往她的背上压下最后一根稻草:“不过嘛,的确您和月永Leo的见面没什么刺激的内容,连绯闻都算不上。不过有一点您本来就知道、而现在我也知道的就是,他可不仅是在和您,还和‘她’也在会面哦……您说,我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情报如实告诉您未来的丈夫——不对,该说是那个两位女性联手诈骗的猎物?”

 

对面的女人终于认输了,支撑着她狡辩的最后一口气也完全抽离,她颤抖着问出了朔间凛月已经等了好久的那个问题:“说吧,你想要多少钱封口?”

 

“他呢,付了这个数雇佣我。”朔间凛月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接着恶劣又满足地笑了起来,“您只要翻个倍,我就把您的幽会对象报告成一个闺中女友,反正我远远看着,那位月永先生的确长得挺像女孩子的不是吗?”

 

故事的女主人公绝望又逃避地看了一眼外面艳阳高照的天空,天气好得像是在嘲笑她此刻的心情,但只要想到计划如果能够顺利推进到最后,她能得到的钱远比现在这笔勒索更多,她依旧咬了咬牙做了决定。

 

 

02.

 

故事稳步发展的这一天气温攀到了28摄氏度,与一个rising action再为相称不过。

 

故事的男主人公坐在咖啡馆的卡座上,他正在等待雇佣的对象出现,先前对方已经来过一个电话,声称这种闷热天气对自己的体质有害,迟到已成必然,但这位侦探不仅没有致歉,甚至还提出既然请他外出服务,必须得再在费用里多加两成。

 

只要想到自己的计划如果能够顺利推进到最后,现在这点支出比起自己能分到的财产简直九牛一毛,故事的男主人公咬牙答应了这次割肉。

 

此刻他面前的座位上才等来了姗姗来迟的客人,黑发的年轻人递出了自己的名片,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朔间凛月”。这位侦探看起来还神情恹恹,闲话不多直奔主题,示意委托人赶紧开始工作描述。

 

“我希望您能帮我跟踪调查一个人。”故事的男主人公也在桌上递出准备好的照片,朔间凛月瞥了一眼,“出于程序我得问一下,请问这位女士是您的什么人呢?”

 

“是我的妻子。我怀疑她出轨了,有一次我发现家里的烟吸光了,本来我是一直光顾楼下的便利店的,但是那天突然想再买个新的烟灰缸就去了附近的超市,路过附近的咖啡馆的时候,竟然在那里偶然目睹了傍晚说要去参加舞蹈课的妻子,当时她正和一个年轻男子在聊天。真要说的话并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但就是会经常回想起这一幕,如果不弄个清楚的话想必我一定会很不安吧,于是想到了聘请一位侦探,请帮我找出真相吧!”

 

朔间凛月拖长了声音,玩味地打量着照片上的女人,对面雇主诚恳的语气似乎也打动了他,丝毫没有在乎客户开头要求监视时的果决与后面陈情时的忧郁不安之间的矛盾,这位侦探点点头,“您的委托我收下了,那么请问想选择跟踪套餐中的哪种服务呢,按照每天工作多少小时大致分为三种,最保险的显然是全天候的这种,相对的费用也会较高就是了。以及您希望多久向您汇报一次情况呢?”

 

男人提供了自己的妻子理论上一天的行程表以及常去的地方,并且暗示要抓住一切蛛丝马迹,至于报告则不用太过频繁,关键在于证据确凿,视提供的情报的有价值程度决定了自己还会掏出的额外奖金的多少,当然不仅要眼见为实,还一定要拍下切实的照片交给他。朔间凛月挑眉,故事的男主人公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操之过急,于是又弥补地加上了一句:“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想相信她的……我也不想一定要闹到离婚那个地步……”

 

朔间凛月看着他抱着头的样子,不轻不重地安慰了两句,“发生这种事显然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但世上有些事就是这么无可奈何呢……假如夫人自认为找到了良人,也许只能证明先生您的真爱也不一定就是她,您不这么想吗?”

 

故事的男主人公抬起头来狐疑而深沉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这位年轻侦探又马上笑得眯起了鲜红的双眸,一副只是随便灌了口鸡汤毫无其他用意的模样。男人喝了一口咖啡掩盖自己不安的嘴角,当他放下杯子时他已再度确信自己的计划应该还没有败露,但和这种以窥探隐私为职业的跟踪狂坐在一起聊天着实令人不快,他草草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便买单结束了这次会面。

 

门外的空气闷热又潮湿,让他不悦的心情更加升级,但男人想道,再有很快这个侦探和那个女人都将是自己人生中永远的过客、是自己这个主人公再也不会想起的路人配角了,只有这点还算让他稍微得以宽慰。

 

 

03.

 

故事开始的这一天大雨滂沱,与一个suspense happening再为相称不过。

 

故事的另一个女主人公坐在咖啡馆的卡座上,对面则是在据说迷路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找到了约定好的这张桌子的侦探,她还没开始委托工作已经忧心忡忡,拜托一个路痴去进行跟踪行动不管怎么听都像个天方夜谭。

 

橙色头发的侦探递出了自己的名片,一面上写着他的名字“月永Leo”,另一面上则印着他的职业“私家侦探”。故事的另一个女主人公寒暄了几句之后,斟酌着对他的业务能力表示了质疑,月永Leo显然已经习惯了被人怀疑是否能够胜任跟踪工作,于是他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这位女士,您今天一天先取了早报,然后去了超市采购,食材有萝卜、白菜、牛腩肉、罐装的味噌,还有厕所清洁剂和三个陶瓷花盆,回家再出门后去了美甲店做了一个半小时的指甲,来这里的路上拒绝了三次传单,嗯……一张是健身房的,一张是儿童英语辅导,一张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宣传,我说的没错吧?”

 

他眨了眨眼睛,接着又用一笑缓解了对面主顾的惊骇,“不过嘛,有人告诫过我来见客户之前好歹要整理一下仪表,我在街对面理了个头发结果就迷路了……至少我之前的跟踪水平是过得去的吧,夫人?”

 

这时候他的客户终于露出了一个表示满意的笑容,她递出准备好的照片放在桌上,“月永先生,我为刚才对您业务水平的不信任感到抱歉。不过我希望您跟踪的对象不是我,而是这个人——我的丈夫。”

 

月永Leo了然地点点头,“需要把您先生接触的所有对象都记录下来吗?还是说您最近发现他在和宇宙人接触,我只要抓住他们close encounter的瞬间就可以了?!”

 

女人的微笑凝固在脸上,她对月永Leo的印象在短时间内宛如坐上了过山车般跌宕起伏,最终她清了清嗓子,把话题拉回正轨:“原来侦探先生还承接如此……不可思议的工作,不过我们只是普通人,面临的危机也只是普通夫妇会遇到的感情问题而已,我希望委托的呢,是拍到我的丈夫和这个女人的亲密照片。”她说着又拿出了第二张照片,这下终于勾起了月永Leo的兴趣,会对丈夫的出轨对象都了如指掌到能够提供正面清晰照片的顾客倒是不多,而女人接下来的发言让他更加兴味浓厚,“我的丈夫平时来说还是个比较警惕的人,幽会也尽量速战速决,在宾馆房间也会检查一遍有没有摄像头,而在公开场合更是会保持距离,因此拍到一张挽着手的都不太容易呢。不过你放心,她也会给你提供帮助的。”

 

看到女客户的手指点了点第二张照片上的女性,月永Leo不禁感到无比兴奋,对着他好奇的绿眼睛,这另一位女主人公继续向他叙说着故事的安排:“相信侦探也猜到了,一个被丈夫出轨背叛的可怜女人,和勾引丈夫的插足者却联合了起来,我们为的当然是钱啦,反正在结婚之前就签过协议,‘如果将来因为一方出轨而导致感情破裂的话,出轨一方需要净身出户,将所有财产留给另一方’。侦探先生,您只需要帮我这个小小的忙,等成功之后给您的报酬会再翻一倍的。”

 

见月永Leo已经有些心动,女人马上进一步剖白,“我把我的计划全部告诉了月永先生,一方面是想到既然月永先生能够毫不被我察觉地跟踪一路,想必就算现在不说以后也会败露的,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表明我对月永先生的信任。诚如我方才所说,我的丈夫是个谨慎的人,假如我和您过多会面一定会被他发现的,说不定还因此会反过来将我一军把我说成是出轨的那一方……因此以后您的联络可以和她进行。”

 

月永Leo眯起了绿眼睛打量着两张照片上的人,最终愉快地接下了委托:“成交!”

 

侦探离开后女人坐着喝完了自己的咖啡,她望着窗外落下大雨的晦暗天空,只觉得这雨声正在激荡她的野心,她终于可以成为自己人生的主人公了。

 

 

04.

 

故事达到高潮的这一天究竟天气如何是个谜团,因为故事的三个主人公没有一人参与了这个climax,这一幕里登场的只有两位侦探,而他们在厚重窗帘阻绝的房间里一起睡过了整个白天。

 

而同时,这个特别的剧情高潮有一个名叫“后日谈”的别名。

 

月永Leo端起奶茶,朔间凛月举起碳酸饮料,一起庆祝他们通过一桩事件就赚到了将近五份报酬。

 

“啊啊,我真是搞不懂他们,明明同床异梦各怀鬼胎,结果每个人约的见面地点怎么都是咖啡馆啊!还给我点黑咖啡,那种东西简直等同于蓄意谋杀了吧!”甜派的月永Leo倒在沙发上抱怨,接着感慨,“说不定这三个人真的很般配也说不定哦?”

 

“我也觉得,”朔间凛月点点头,“你看他们连找侦探的品味都这么惊人一致诶!”

 

该说是天意弄人还是老天帮忙呢,总之自以为操纵着故事的“主人公们”分为了两派势力,各自雇佣了侦探对对方进行跟踪,结果找到的帮手根本就沆瀣一气,在月永Leo接下委托的那个晚上,朔间凛月就已经对这个剧本了然于胸,不过直到他接到男主人公的邀请之时,他才第一次觉得有趣了起来。彼时朔间凛月从床头拿过平板姑且正在进行三天一次的工作邮件确认,他从诸多委托里挑出这个拿给月永Leo看,后者刚好凑过来想猜拳决定一下今晚谁上谁下,面前却突然出现了别的男人的脸。

 

——喂凛月你这样很扫兴啊,只有像你这样可爱漂亮的脸我才有兴趣哦!等等……这个人好像有点脸熟啊,咦这不就是我最近的观察对象吗!

 

朔间凛月点点头,一个计划迅速在他胸中成型,他大概已经猜到这个男人的委托会是什么内容,而因为他的妻子已经颇有先见之明地将和月永Leo的接触委托给了那位出轨对象,自己恐怕无法给顾客提供满意的结果了。不过……如果把他的妻子和情人其实是联手起来骗钱的真相提供给他的话,大概能换到不错的报酬吧,说不定在这之前还可以再靠这个从两位欺诈师手里要挟来一点封口费呢。

 

而朔间凛月在这个过程里需要付出的劳动几乎约等于零,毕竟雇主要求他监视的主角之一就在自己身边躺着,月永Leo可以提供他与两位女性接触的所有细节,自己需要做的似乎只有背诵和一点演技而已。

 

“唉,真没想到和情人小姐的谈判那么顺利啊,她当场就掏出支票给我写了一张诶。不过其实直到最后我还是很守信用的嘛,向雇主报告的时候说的是‘并没有发现您的夫人在与年轻男子幽会,但是有与一位女性见过面’,这的确是我对情人小姐承诺过的‘闺中密友’嘛。”

 

月永Leo对他的话术和策略点头称赞,接着指出了其中的漏洞,“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你的跟踪对象本来只有那位妻子吧,她还以为你是男主角派来跟踪自己的才会那么惊慌,不然只要质问凛月有什么理由去向雇主平白无故报告一个陌生女人的行踪,你的计划就无法得逞了~”

 

朔间凛月哼了一声,接着表示所有谋略都需要胆量去实施,不过他也称赞了月永Leo那边漂亮的时间差作战,几乎就在朔间凛月摊牌谈判的同一时间,月永Leo也向妻子提供了终于拍到的出轨铁证,于是他们顺利阻止了两个欺诈师进行信息沟通,又在同时都赚到了一倍额外的报酬。

 

那么这个故事的最终赢家是谁呢,究竟哪一方要在离婚中净身出户呢?妻子得到了出轨的证据,而丈夫知晓了阴谋的真相,最终他们的离婚官司一直打到昨天还没终结。月永Leo喝了一杯奶茶也饿得要命,他主动提出去扔垃圾,催朔间凛月去做饭,终于他在公寓门口信箱里的报纸上看到了它的结局——

 

“持续一周的离婚闹剧终告完结!富豪诈离案最终判决平均分割财产”

 

End.

 

 

注:一般小说或戏剧的发展顺序是Exposition(背景交代)-Rising action(剧情升温)-Climax(高潮)-Falling action(剧情降温)-Denouement(结局),这里的顺序是03-02-01-04,把高潮放到了最后~

评论(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