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狮心-恋匙

 @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 

◇今晚看到的题目,因为有两个和之前想过的梗正好重合了,加上一周没产出了挑战自己复建一下。

◆选题【锁】【妖精】

◇60分产物,所以还没写完,后续应该是有的但也不长。题目随便取的(x





恋匙



濑名泉戴着手套仔细敲开木匣上的锁舌,随着轻微的弹片叩击的声音,他缓慢打开了这方尘封的小世界。

 

金属在漫长的氧化过程里逐渐酵熟成了黯淡的褐色,然而那些精雕细琢出的花叶与庭院依旧拼接出了如同西洋景箱中可以窥见的华贵风景——不,远比那些画片更为珍贵精致才是,濑名泉心想。

 

他被友人拜托修缮这尊三个世纪以前制造出的钟表,但与其说是为了精准报时显然更是为了奢华装饰,铜铸镶金的底座上缠满了花枝鸟雀,第二层的平台上营造出了三座凉亭,每一个顶上的动物形状风向标分别代表时分秒,而最顶层是一间小型宫殿的塔楼,塔尖顶着一枚月亮,而此刻紧闭的小小门窗里大抵也藏着微缩的大千世界。

 

尽管保存还算妥当,但时间依旧透过木匣的缝隙为它披上了一层灰尘织成的轻纱。戴好了护目镜和口罩的濑名泉吹了一口气,从金属片拗成的花鸟风月上腾起了纷纷扬扬的尘埃,这是他每次开始工作前毫无必要的个人仪式,他只是喜欢看灰尘析透灯光,仿佛能把一方空间的须臾定格,再倒带到三百年前。

 

“咳吼咳吼咳吼!”然而一声咳嗽打破了他独享的静谧。濑名泉忽然听见一串夸张至极的清嗓子和捶胸顿足,声音大到足以震动这整座精巧却脆弱的艺术品。濑名专家惊疑未定,工作室里只剩他一个孤家寡人,转头四下也未见任何人影,况且他觉得方才那些声音似乎是从自己手下传来……

 

果不其然,更灵异的事情接着发生。他看到这尊铜镀金嵌珐琅花鸟箱庭钟上最高处小房间的窗户突然被打开,接着从里面连滚带爬跌出一个小东西。鬼使神差地,濑名泉下意识就伸出手去接。

 

他觉得掌心一阵发痒,仔细一看惊吓得马上甩手试图摆脱这诡异的展开——在他的手心上居然躺着一个小小的……人?刚刚还在他的掌根磨蹭,似乎把那里当成了擦鼻涕的好地方。

 

濑名泉甩得手快脱臼,结果睁眼一看这个小东西连眼泪都飞出来了还是抱着他的食指不肯松手。“喂……”濑名泉觉得自己的声音在深夜孤身一人的工作室里都显得恐怖了起来,他努力稳住声音开始谈判,“你是个……什么妖怪吗?我对怪谈完全不熟悉啊,基本上来说也是个无神论者,妖怪先生也好神明先生也好,去找别家怎么样?”

 

抱着他手指的奇怪生物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个微型的小人,此刻这个小人跳到了他的手心叉起了腰,虽然体型很小但是声音却很响亮:“我是妖精!是妖精!从定义上来说和粗鲁的妖魔鬼怪很不一样!虽然那边也很有趣但是被搞错的话果然还是不爽!不过你很好看,我就原谅你了!打个招呼吧,呜啾~”

 

既然可以对话就轻松多了,濑名专家松了一口气,人类永远是对未知的事物最为恐惧,所以哪怕“妖精”这样的概念自从童话毕业之后他就再也没接触过了,此刻只要能给这个奇妙生物冠以一个名头,无论是什么他都愿意接受。更令他惊讶或者说暗自惊喜的是,这个小妖精居然还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说明起码还有一个为他取名的人存在。

 

“你好,Leo君。”他自我吐槽居然一本正经地在大半夜对着一个五厘米高的小人在说日安,但接着还是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是濑名泉。”

 

月永Leo接着控诉本来他正睡得好好的,但濑名泉居然惨无人道地用灰尘把自己呛醒了。被指控的人类好生无辜,青年才俊濑名泉先生也算经手过诸多文物了,还是第一次真的遇到显灵的。不过月永Leo的睡觉故事倒是让他想起了同样嗜睡的这项工作的委托人,他伸手戳了戳月永Leo,发现这个小妖精马上捂着额头在他手心里上蹿下跳的样子真的很好玩:“喂Leo君,你既然是妖精的话,一定活了很久了吧,一定对很多事情都很了解吧?”

 

妖精先生志得意满地点点头,“说吧说吧,有什么需要请教的吗?”

 

“我呢,有一个问题困惑很久很久了,希望妖精先生能够告诉我答案。”

 

“嗯嗯,是什么是什么?”

 

“那就是——朔间凛月他到底是人是鬼啊?”

 

 *

有关友人的长期迷惑得到解答,濑名泉心情大好,甚至还想摸摸月永Leo的头,不过一个哈欠马上提醒了他的睡意,他下意识想看表,才失笑地发现自己竟然沉迷妖精游戏忘了修钟这项本职工作。不过手机屏显示出来的时间已然不早,濑名泉虽然是个工作狂但也是个爱美人士,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睡上美容觉。他抬手摘掉眼镜和口罩,另一只掌心里还没安置的小妖精又开始活力十足地多嘴:“哇哇,濑名太好看了,刚刚我只是看到你的眼睛就觉得你一定很美,现在看来我的眼光果然没有错,这就是时光赋予我的睿智!”

 

没有人被夸会不开心,尤其是濑名泉,他把月永Leo举到和自己平视的高度,大方地给了一个迷人的微笑,“你倒是挺会说话嘛。我准备回家了,你怎么办?回去住你的小房间?”

 

“呜,就没有跟着濑名一起回家这个选项吗?”

 

“这是得寸进尺哦?”濑名泉看着小妖精委屈的绿眼睛有点松动,反正自己也是一人独居,他也应该添不了什么乱。“唔,虽然也不是不可以……”

 

“哇~”月永Leo又抱住他的食指亲了一口,不过接着对他说,“可惜我不能离开这座钟很远啦。谢谢濑名~不过我的小房间也很不错的,你要是也能变小就可以来做客了!”

 

濑名泉愣住了,他发着呆看着月永Leo走过他的手指,然后在指尖朝他挥手再见,接着跳上塔楼的屋顶,顺着那个嵌着月亮的旗杆滑进了窗口,最后还在窗边对他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这算什么啊,明明是你提出的要求却又拒绝我?明明只是一个那样不起眼的小不点?濑名泉看着他关上了窗户,慢慢收起了那只盛过他的手,指腹贴着手心,每一条掌纹里都还留着记忆,只是如今握得再紧也空无一物了。

 

这种微妙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啊。

 

tbc


钟表灵感来自故宫钟表馆收藏,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非常精致华丽,超越我以前对钟的所有印象了……

评论(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