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零凛-关于寝取二三事

朔间致幻性太强了,让我再待在沼底猛吸几天……
没营养的对话体,OOC,慎




关于“寝取り”二三事
(如果不懂这个词的朋友建议先查阅后阅读)





01

纺:啊!


夏目:怎么了前辈,麻烦不要在我做实验的时候突然叫出声,这些化学试剂可比没用细胞组成的前辈珍贵多了e

纺:不好了夏目君,零君之前说要来和我商讨关于“复活祭”的事宜的,结果到最后变成了一团混乱,完全忘掉这件事了啊!

夏目:反正混乱也是因为前辈的愚蠢引起的吧?零哥哥为什么不来找我而要去找前辈呢e,根本就是一个错误u

纺:因为零君说了“那孩子有完全肯定五奇人哥哥们的倾向”,现在看来说的真的很有道理呢,因为这次混乱完全是零君引发的诶,夏目君还是会下意识就先怪罪我!居然是那个朔间零君哦?明明看待别人的事都这么精准,为什么要把我说成是什么“变态眼镜”啊…

夏目:无论从什么意义上来说,我觉得零哥哥的评价都很正确呢,前辈和“变态眼镜”很相配啊a

纺:不是的夏目君,如果我真的做了什么变态的事可能还算名副其实,比如像零君控诉的一样“寝取了他可爱的凛月”,但事实上我只是很普通亲切地对待了凛月君啊?最多只是在图书室里给他准备床铺和跑腿买饮料的程度,我为夏目君做的都比较多哦?

夏目:…………………

纺:呜哇!夏目君为什么又突然一言不发就揍我?

夏目:……为什么,为什么零哥哥会说出这样的词i……

纺:啊,是“寝取”吗?我也挺惊讶的呢,总觉得和他现在的老年人设不太符合呢…啊还是说这一方面是组合所属“过激背德”的人设?的确是这个方针来着吧

夏目:不许说出这个词i!宙还在沙发上打游戏呢!

纺:怎么又打我啊,夏目君,人要是被打是真的会痛的

夏目:前辈自己好好想想为什么吧





02

宙:hehe,朱樱君朱樱君♪

司:春川君,你会来主动找我搭话好少见呢,在下朱樱司,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吗?

宙:不是那么夸张的事!宙记得朱樱君的组合是Knights对吧?

司:没错,我所隶属的正是秉承骑士道精神的传统unit“Knights”~所以帮助他人也是我的职责!

宙:真的不是什么需要麻烦朱樱君的事,宙只是想问问,那个朔间前辈的弟弟凛月前辈是和你同一个组合的吗?

司:话是这样没错,不过凛月前辈很讨厌被人称作“朔间前辈的弟弟”,他和兄长之间关系很差的样子,春川君如果要找他的话要注意一下这点哦。而且那位前辈平时很难找到,找到的时候也总在睡觉,但毕竟是同一个unit的前辈,春川君找他有事的话,司会尽全力把他叫醒带来的!


宙:haha,朱樱君好热情!和普通的印象不太一样呢!其实是宙昨天在秘密房间……啊就是我们switch的据点处听到前辈们聊天时提起了凛月前辈,当时宙还听到了一个不太懂的词语,想如果是和凛月前辈有关的话,也许和他同一个组合的朱樱君会知道呢…

司:原来如此!如果是英语的话还好,日语的话司也不是很精通呢…不过就把这当做一个和春川君一起学习的机会也不错~所以是什么单词呢?

宙:宙也只是隐约听到,好像是“寝取”(netori)这样的读音……?

司:netori……netori?唔,没有头绪呢……会不会其实是“nekori”呢,比如说是“nekoritsu”的缩写,因为凛月前辈很像猫咪呢…

宙:是这样吗?后面前辈还说了这个词是朔间前辈说出来的,很过激背德呢…然后被师父狠狠地揍了一拳……

司:诶诶?!是这么dangerous的词吗?!事关凛月前辈,司还是弄个清楚为好,春川君,今天下午和组合前辈们碰面的时候司会打探一下的,等着我的消息吧!




03

岚: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泉酱!

泉:干什么啊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岚:你听人家说啊,就在刚刚小司司,是那个纯洁可爱的小司司哦!竟然问人家“寝取”是什么意思!!

泉:………寝取是……那个“寝取”??

岚:人家也吓了一跳,还要故作镇定地问他是从哪里听来的,听说是同班的春川君…

泉:switch的那个孩子?那大概是鸣君听错了吧,是不是鸣君脑子里的废料终于要溢出到现实里了啊?

岚:你先听人家说完嘛!人家听说是春川君的时候也安心了一瞬间,结果小司司说是朔间零前辈对青叶前辈说的啊?好像是在说控诉青叶前辈寝取了可爱的小凛月……

泉:??????

岚:所以果然就是那个“寝取”吧!

泉:等一下等一下,鸣君的这段话包含的恶心信息未免也太多了吧?!而且怎么会顺理成章觉得寝……寝取这个词用在这样的情况下合适啊?!

泉:先从最无关紧要的开始吐槽起的话,那个熊君也根本不可爱吧?!

岚:阿拉,实话实说人家觉得小凛月还是很可爱的

泉:……算了。

泉:不知怎么地刚刚那种惊吓的心情倒是平静了一点…不不不还是很有问题吧,朔间的意思是青叶睡……插足还横夺了熊君………吗?天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思考隔壁班同学是不是对同班同学的弟弟兼自己的队友出手了,这种事情发生在高中校园里鸣君不觉得哪里不对吗?!这个问题比司君突然说出过激词汇更不妙吧?!

岚:原来人家的身边就在上演这么禁忌的恋爱戏码,还是把一对兄弟卷入其中的危险三角关系,啊,如果我们不是偶像的话人家一定会激动守望的!不过毕竟是要出道的,果然不管是这份背德的感情还是身体关系都隐瞒起来比较好吧,真令人痛苦呢

泉:重点在那里吗?啊啊啊,超烦人的!说到底这只是朔间的胡话吧?虽然那个朔间零会口不择言的样子还真是难以想象…但不管怎样总比让我接受熊君和他哥哥其实lovelove在家可能同床共枕来得简单一点,可恶,这个画面快从我脑子里消失啊!!


岚:人家就说嘛!好几次人家负责去叫醒小凛月的时候,还会听到他扯着被子小声说“哥哥不要走,留在我身边”这样的话,虽然平时他对朔间前辈态度超差的样子,但果然还是爱着的吧,是爱着的吧!kia——泉酱这么不解风情人家还是去找小司司分享了!拜拜☆

泉:……………没救了,这个组合没救了





04

千秋:羽风啊,你有没有发现濑名今天上课脸色很奇怪啊,好像还看了你好几眼

薰:……拜托啊守亲,不要说这么可怕的话好吗,我该担心是你上课会看濑亲这一点还是他会看我这一点……?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千秋:你在说什么啊!作为正义的伙伴,上课时留心同学有没有困难是理所应当的吧,每一个同学我都会仔细观察的哦!

薰:……麻烦还请把我从监视名单里去除

千秋:比起这个,你真的没有头绪吗?我知道羽风对男人没有兴趣,不过濑名也不像是会突然对你有兴趣啊

薰:这是在质疑我的魅力吗!不过算了,吸引男人也不是我的目的。我完全想不出理由啊,他除了脸色奇怪守亲还有什么发现吗?

千秋:唔…刚下课的时候斋宫好像在抱怨,说濑名也沦为俗物了,难得脸还算美丽却在吐出寝取这样无聊低贱的词汇,还在说这是诋毁他的重要朋友……

薰:……!!??守亲,明明是这个情报比他上课看我要重要得多吧?!

千秋:怎么了怎么了羽风,你找到解决案件的线索了吗!

薰:不是,听到寝、寝取这种词汇出现在他们两个的嘴里你不觉得很魔幻吗?他们还都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啊!

千秋:太夸张了吧,我觉得他们也只是普通的好人啊!说到这点的话,朔间不是更有这种感觉吗,看起来很亲近又觉得和所有人都有距离!

薰:虽然也是…被守亲刚刚一说我倒是想起这两天的朔间桑一会儿很烦躁一会儿又很开心,连哭声都进化出了好几个版本,完全脱离他的人设了吧…虽然我也不想关心他,不过他最近碎碎念“弟弟被夺走”和“可爱的凛月”的频率实在太高了,已经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了……

千秋:说起来“被夺走”和“寝取”倒是某种意味上有共同之处呢,羽风应该还没忘记我们要解决的事件本身吧,会不会斋宫说的“重要的友人”就是朔间呢?


薰:你还真是一脸平常地说出了什么很不得了的类比啊!这样代入进去岂不是朔间桑说他的弟弟被寝取了……?这太不妙了吧,难道朔间桑真的对弟弟君出手了吗???已经不是嘴上说说睡一个被窝的程度了吗??

千秋:唔…而且濑名和朔间的弟弟君是同一个组合吧,看样子他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呢,一切线索都对上了!恐怕濑名是想找立场相近的你商讨或者确认一下情况呢…

薰:不是,我并不想在这种事上拥有立场啊?

千秋:这种感情纠纷算不算是英雄需要出手的场合呢?但不管怎么说,只要遇到了困扰,英雄就应该提供帮助!来吧羽风,让我们一起去安慰哭泣的朔间!




05


零:凛月,先擦干头发再吃冰淇淋,不然很容易感冒的,还有把裤子穿上

凛月:啰嗦啊,要不是兄长做的晚饭那么难吃,我也不至于洗完澡就在甜点身上寻求安慰哦?

零:kukuku,话虽如此,吾辈做的晚饭凛月明明吃了很多

凛月:那只是为了做出公正评价而不得不做的试吃而已!

零:是零酱还不够努力吗,做不出让凛月哥哥可以坦率夸奖好吃的菜吗?呜呜呜

凛月:你!!下午尝到了甜头居然还想再来一次吗?太不要脸了!死心吧,这招对我是……完全没用的!

零:凛月哥哥好狠心,凛月哥哥不喜欢零酱了吗?

凛月:哼!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才对吧!呜哇,不要凑过来啊,用这种视线看着我……是犯规的吧……

零:kukuku,凛月明白了吗,这就是语言的魔力,如果凛月能够稍稍因为吾辈方才的话语而动摇,应该也能体会到一点,当年的可爱凛月对吾辈说出这些话时给吾辈造成的冲击吧,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心潮澎湃啊

凛月:……总是说着当年、当年,明明回来的路上还对我说了那么长篇大论的“人都是会改变的”“我想用哪种说话方式就用哪种”,还说如果要一成不变就保持婴儿期的啼哭就好了……结果还不是只想要小时候什么都不懂把你当做全世界的我……

零:凛月,汝在小声咕哝什么?

凛月:什么都没有!在说最讨厌你这样一年换个人设根本看不懂的陌生人了!——呜哇不要突然坐过来啊!

零:虽然约定了“到死之前会让你看到真正的朔间零”,不过提前透露一点也未尝不可…只是披着各种身份行动太久,也许对真正放松下来坦诚都不太熟悉了呢……凛月渴望的,是这样的「我」吗?

凛月:………

零:凛月的脸好红……该不会刚刚是在纠结觉得现在的自己不够可爱,被我讨厌了吗?

凛月:你果然全听到了啊?!卑鄙!

零:哼哼,虽然小时候黏着我的凛月是很令人怀念,不过观察留意现在的凛月对我流露出的爱的小细节也是件幸福的事啊~

凛月:没有,才没有那种事!啊我知道了,这肯定也是什么“语言的魔力”吧,想通过三言两语就轻松动摇我……!说起来你白天的发言是怎么回事啊,睡一张床也就算了,寝寝寝取根本哪方面都没有啊!要是学校里出现奇怪的传言怎么办啊……唔!

零:这个冰淇淋还真甜…现在没有关系的话也可以把它变成现实啊,当然只达成其中的前提条件,我是绝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凛月的~而且青叶君应该不是会故意到处乱说的人,在场只有我们三个人,凛月不用担心~

凛月:……最好是那样…唔,喂!亲一下还不够吗……我错了哥…哥唔…让我去穿裤子……



End.

这几段之间时间线不是顺序,最后零凛部分是接卡池回家后~~~

评论(13)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