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kn全员ABO-装B犹有暴露时,何况装O

虽然我考试还没考完,看了岚岚新卡晚上激情摸鱼
岚哥!!!岚哥!!!!!!
看着这卡面岚哥当然是A了,为了方便剧情开展所以别人都是O





装B犹有暴露时,何况装O


鸣上岚是个Alpha,也是个不同寻常的Alpha。
他的不同寻常不仅体现在他很喜欢Omega上,(Alpha喜欢Omega有什么好奇怪的,目前调查结果显示Omega依旧是他们择偶性取向的首选)但他的喜欢并不是想要与之结合的意愿,而是他向往Omega柔软的线条、精致的容貌、纤细的身材,以及一切楚楚动人惹人爱怜的地方。简而言之,他不想和Omega上床,他也想做一个Omega。
虽然被上天眷顾的鸣上岚已经拥有了在Alpha里堪称夺目的美貌,但对于美的终极追求是永无止境的,所以今天的鸣上岚也在努力向着自己心目中完美的Omega形象而努力。
他的Omega进阶之旅大概在任何一个别的Alpha看来都是暴殄天物——鸣上岚目前所属当红偶像组合Knights,队员总共五人,除了他以外都是货真价实的Omega。
鸣上岚能够被四个Omega围绕还没有酿出什么要上周刊X春的花边新闻当然得益于一种按照设定应该只存在于传说中、但实际人人都能轻易搞到的神奇道具——信息素抑制剂,别人用了最多装B,但也许是他太过努力,与那些糙汉Alpha划清界限,每天晚上的面膜镇定水乳精华眼霜晚霜唇膏身体乳当然都不可或缺,也许是他的队友太过迟钝,月永雷欧观念里所有信息素都众生平等(也许莫扎特的稍微高贵一点),朔间凛月暴言他闻别人只关心血液品质能否成为口粮,朱樱司被保护太好的结果是单纯得对三性关系只看过启蒙教育片,至于濑名泉,他的确适时地怀疑过好几次,但毕竟他和鸣上岚作为模特时就共事多年,在此期间后者一直都在掩盖气味并且为人处世比他这个真O还要O,濑名泉终于还是说服了自己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奇怪的Alpha的。
所以鸣上岚竟然真的成功伪装成Omega到了现在。
他在Knights的生活总体来说当然和谐又愉快,不过在每一次搂搂抱抱之间他还是产生了些微的迷茫,他的本意是观摩见习业界当红Omega们的迷人可爱的生活,但似乎他的同事们都有那么一点——非典型?
此刻濑名泉走进休息室,把一叠企划书拍在揭示板上,眼刀朝他——怀里的朱樱司射来,这小孩顶着压力也要多卷进一片垃圾食品,然后乖乖在茶几上放下零食袋子,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巧带着濑名泉的眼神来到包装袋后方的朔间凛月上。
“れおくん,去把他弄醒。”濑名泉显然经验颇丰,再也不会浪费力气去做徒劳的事。
被他点名的人抬头发出了夸张的不满声,鸣上岚这会儿才注意到国王大人居然在两边耳朵上都别了一支圆珠笔,左手转着一支,嘴里还咬着一支。
不知道是他这个样子还是回答激怒了濑名泉(多半两者都有),濑名泉一边念叨着“这副蠢样可绝对不能被我们以外的人看到”一边冲过来试图夺走月永雷欧作曲的武器,后者灵活地躲过了他的追击,还跳上了沙发占据高地朝他做鬼脸。
所以说过了这么多年泉酱还是没能省下力气一如既往做着徒劳的事啊。
在他们混乱的小孩子打闹里朔间凛月终于悠悠醒转,鸣上岚估计他是被国王大人踩了好几脚才恢复意识的,他拾起一张在鸡飞狗跳里飘到他脸上的企划书,睡意朦胧地读出了这份委托工作的大字标题:
“差异的性别倒错——反转ABO摄影主题……?”

工作内容本身只是拍摄,主题也不算多么剑走偏锋,Knights的其他几人看完具体安排之后也显得十分平常,恐怕只有鸣上岚内心略微担忧。
为了让被拍摄者展露出跨越性别的别样魅力,工作人员会给他们准备一次性的其他性别的模拟信息素喷剂。为了噱头和销量考虑,Knights所要模拟展现的自然是Alpha。鸣上岚算了算需要重新补充抑制剂的日子,正好离拍摄日期比较接近,那正好在下一次喷抑制剂的时候减少一点剂量,释放出一点自己本身的Alpha味道的话,大概就可以满足拍摄要求了。
然而这个美好的想法当然是喜闻乐见地成了一个天大的flag。
在拍摄片场的化妆间里鸣上岚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瓶子,在通常的模拟剂包装里是他替换好的抑制剂。距离应该要补充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两天,他身上的伪装已经很淡了,鸣上岚久违地察知到了自己的信息素的存在感,并且由于这实感而让他感觉到了些微的躁动。
他担心这种状态下控制不好喷洒的量,而且周围的同事已经开始准备换衣服了,准确地说是脱衣服——这企划主题真是该死的撩人,要求全是湿透的白衬衫、半裸的躯体、新鲜水灵的美男子,那边朔间凛月正恶劣地在调戏不对调侃濑名泉不想解开三颗扣子以上是出于害羞,这边月永雷欧已经快要脱到裸奔了,他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在后辈眼里会不会再次跌至谷底,好奇地身先士卒给自己劈头盖脸喷了一罐模拟剂。
人造的Alpha气味带着工业化的僵硬和刺激,它撇除了一切可能诱发情愫的化学分子,只是一种简单粗劣的模仿,能够短暂改变一点别的性别的使用者的气质或者说印象,落在鸣上岚这个真实Alpha的鼻子里当然一无是处,尤其是它还同一个Omega精纯可爱的气息混在一起的时候。
鸣上岚觉得难以忍受,倒不是他对自家队长迟到几年突然产生了想搞的冲动,而是即使是像宇宙人一样电波又好斗的月永雷欧,在鸣上岚的Omega滤镜里都是最美好可爱的,现在这种劣质的气息破坏了他的气息,等下还要再破坏另外三个同样可爱的Omega!一想到这点就让他觉得无比可怕,幸好这种一次性的失效也快,鸣上岚决定先去外面喝点冷水冷静一下,正好平复下状态,也许回来喷了抑制剂就不会有这种奇怪的心情了。
朱樱司看到鸣上前辈走出门去,当然没有意识到他走过自己身边时是怀着多么惋惜的心情多吸了几口自己的信息素。事实上他都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放,凛月前辈似乎快要得手,濑名前辈还在和他拉锯好歹要保住两只袖管,胸腹的大好光景晃得朱樱司有点脸红,移开眼就看到Leader已经在研究怎么解开皮带,这种无师自通的纯情性感大概会收获摄影师的好几句“Good job”,不过等一下等一下,皮带更里面的不用脱啊??
朱樱司捂着眼摸着桌子准备走回自己位置,路过鸣上岚的桌子时只听到啪嗒一声,然后是玻璃破碎的声音——他连忙低头一看只觉得大事不好,他好像把鸣上前辈桌上的一瓶东西打碎了,看起来好像是今天拍摄要用的Alpha信息素模拟剂?
决定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朱樱司找到工作人员郑重道歉,然后拿到了一支备用品,他放回鸣上岚桌子上之后也开始了自己的化妆准备。
冷静完毕的鸣上岚回到化妆室,见其他四人基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于是快速拿起桌上的喷雾小瓶,他像过去那样熟练地给自己笼上一层气雾的伪装,沉下心来等待熟悉的安心感再次将他包围——
但这次却似乎哪里不对,先是一股讨厌的人造气味扑鼻而来,然后这些工业分子似乎刺激到了他的Alpha本能,被压抑已久的腺体为了反击这不自量力的挑衅而一下释放出了大量雄厚浓缩的天然信息素!
一时间他成了一个Alpha信息素的泵头,随着每一次呼吸和心跳都有更多更浓烈的激素分子涌出来,在这个狭小的室内愈积愈多……
月永雷欧动了动鼻子,朔间凛月和濑名泉停下了动作,刚脱掉外套的朱樱司觉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禁缩起了身体。他们在短暂的茫然之后后知后觉地惊愕起来,不约而同齐刷刷看向了鸣上岚——
“阿拉讨厌!不要盯着人家嘛,人家也不是,不是自己愿意做Alpha的啊!!”


END(?)


只是个摸鱼大家能看的开心就好~
以及下周我就解放啦,周日去看dream live~~

评论(14)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