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香水-泉线分支 03

◇聚斯金德小说《香水》paro。


◆给追连载的读者们的告知~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和建议!努力做一个良心作者,所以我决定写成gal式的分支剧情!思考过后大概往前追溯两章就已经进入了泉线,如果有感到不满的实属抱歉!


◇本章含有发了一次真的屏蔽了的描写。

❤情人节快乐❤




其三



人生的许多分歧只在一念之间,濑名泉在旅馆预定的房间里检查行李时深刻体悟了这个道理。他大概是当时被月永レオ的眼神迷昏了头脑,才敢于在异国他乡的街头随手招揽一个人交托自己的行李。

 

两个装着衣物和日用品的大皮箱倒是无人问津,然而一个更小也更贵重的皮包却不翼而飞。里面的现金大概如今早就被兑换成了当地货币进了几个熟练的狡猾惯犯腰包里,濑名泉不甘地发现他的确对追回失物毫无信心。

 

他烦躁地来回踱了一圈,回忆皮包里都有哪些东西,所幸他把用来与当地商会分会联络的印章随身携带,那么那里面应该就是旅费、他准备的采购清单、蜡块、火柴、他的怀表(该死,他才刚委托鸣上岚拿去修好没多久),还有……濑名泉想到了那个东西,停下来看了一眼月永レオ,后者一如既往地仿佛毫无常识,正对他们发生的经济危机一无所知,还在翻来覆去地研究一个什么瓶子。

 

濑名泉迁怒似的踹了他一脚,后者手里的瓶子一个打滑又被他手忙脚乱地接住,月永レオ朝他不满地抱怨了一句:“不要打断我的妄想!”

 

“你的妄想能替我们支付明天的房费吗?我的包被偷走了,我们的旅费可基本都在里面。”

 

“钱反正总是要花掉的!都是不重要的东西,不要在意了嘛。”

 

濑名泉抱臂看他,很好奇他是如何经历了底层的劳工生活和名声大噪之后还能对金钱如此不看重,月永レオ这个人到底会觉得什么重要?濑名泉在坦白和隐瞒之间纠结了几瞬,最后他的好奇心和隐秘的自虐倾向占了上风,他想看看月永レオ之后是否还能保持如此的无所谓。

 

“那个包里面,还有临行前朔间凛月为你准备的东西,他交给了我。”

 

月永レオ停下了研究瓶子的动作,抬头看着他。“真的?”

 

“真的。”濑名泉移开了眼神。

 

“奇怪,为什么我从没感觉到过,是凛月用了我给他的香水吗,效果居然这么好,我完全以为是自己的气味了,我果然是天才啊!”月永レオ神采飞扬地赞美着自己,然后才回归到普通的重点上,“他给了你什么?话说为什么要给你啊,直接给我不行吗?啊,你先不要说出答案,让我自己推想一下!”

 

濑名泉看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同时自言自语,列举出了一个又一个天方夜谭般的神奇理由,又一个一个自我否定。他突然对朔间凛月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般的感觉,月永レオ必定永远也不会了解困于感情中才会有的怯懦与大胆,前者让人不敢直面对爱人的送别,后者让人敢于向竞争者交付重托。

 

“是胡荽子粉。”他用无趣的事实把月永レオ拉回现实中,“据说,可以净化血液。”

“你要去吗,靠你那奇特的天赋的话,也许还能够在茫茫人海里把他送给你的东西找回来吧。”濑名泉决定让他自己做出选择,即使自己就在今天还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吻,他对月永レオ或者对自己都毫无信心。

 

“你希望我去吗?”月永レオ停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动摇的表情,继而在濑名泉脆弱的心防上又推了足致崩毁的最后一下,“就算是我,也还是分辨得出谎言的。所以我想听你的真心话。”

 

濑名泉后退半步,月永レオ就跟上一步,他用纯粹坦诚的咄咄逼人让濑名泉无处可逃。濑名泉侧过了头,他不想在月永レオ澄澈的翠色眼睛里看到自己罪恶的表情:“……我不想你去,不要去,你不要去……

 

“在这里我只有你了,Leo……”

 

被他呼唤的人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拽下来,今天第二次吻了他。“挽留我是这么令你痛苦的事吗?”月永レオ品尝着相贴唇间的泪水的咸苦,忽然感觉到胸口揪紧的心痛,“我还是喜欢下午的你的味道。”他说着说着觉得脸上发凉,抬手抹了一下之后才发现自己也哭了。

 

没有任何明显的预兆,月永レオ人生中第一次流泪了,在他模糊且发酸的视野里,他似乎看到了名为“爱”的天使在这间东方旅馆傍晚凉爽的角落里一闪而过。

 

之后的晚餐他们在房间阳台上沉默地进行,哭过之后双双泛红的眼角让他们不约而同地觉得尴尬和丢脸,想要接近又不知如何接近,他们都在感情爆发过后留下的残余上坐立难安。濑名泉在侍者前来收拾餐碟时提出了一个现实的建议,为了尽可能拖延无房可住的困境的到来,他要将这间双人房换成单人房,好从差价里节省出一些旅费。“只要一张床也可以。”他对侍者这么吩咐道。

 

上帝创造的巴别塔障碍再次出现在这次异国旅行中,濑名泉和月永レオ提着箱子站在一张双人床的前面酝酿话语。最终月永レオ取得先机,他趴到床上欢呼,“我本来以为绝对是我要睡地上了!现在这么大就可以睡下两个人了!”

 

于是濑名泉当然不可能再去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差价再次要求换房间,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和他一起睡,他想,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结果洗澡时的濑名泉紧张到手指都在发抖,他不知道这是由于难以名状的畏惧还是因为无可言表的羞耻,又或者他内心深处有着隐秘的期待在震动他的整个身体。不过此刻的他即使对明天、下周、来月、后一年他与月永レオ共度的时光有所畅想,他也绝对不会想到就在今晚,在他裹着浴巾还没来得及换上睡衣走出浴室的下一秒,一场强烈的化学反应已经蓄势待发。


狮心印度神♂油

石墨「备份」


tbc


FT:想说的有点多,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1、之前有人问为什么泉只吃凛月的醋,不吃司的醋,我当时设想的是后面还会有和司的剧情所以前面没有写,但现在采用gal式的话可能就不会在这条线里写太多修罗场剧情了,毕竟一条线结局里的leo还是专一的  而且从文中的泉视角来看,他了解和看到的只有月组的过激画面,他对司和leo的关系有错误认知(x

2、于是在这条线怎么处理凛月让我很纠结,在这边他送了胡荽子粉,以及它的功效都是我偶然看到的……我认为在这里他选择了放手,并且希望leo不用像他一样成为吸血鬼失去阳光……不过在他的分支里他应该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了!如果有对这部分剧情感到不满的我也虚心接受批评(土下座

3、关于称呼!其实这个18世纪法国背景的文里出现片假名很奇怪,但是最开始为了尊重leo我还是用了他的原名,第一章的时候也还原了他叫泉时候的昵称……不过后面觉得还是太奇怪了,所以包括司和凛月都没有再用假名写。一直想要不要统一一下来着,而且泉在游戏里偶尔会叫他れおくん,这个比较特别的叫法我还是直接写成了leo,和这个时代背景好歹贴近了一点点……

4、最后这个印度X油,我对它的认知全来自百度,不要太过当真!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