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レオ中心kn全员-香水 10

◇聚斯金德小说《香水》paro。

◆主要CP倾向,可能是レオall,大概包含レオ泉、レオ司、レオ凛、レオ岚倾向,如果后续还有别的会在每一章前注明。 




本章主要包含レオ泉、レオ司。




第十章

 

“所以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啊,抱歉抱歉,セナ不喜欢别人过多的接触吧。”月永レオ松开手,笑嘻嘻地向他道歉。

 

濑名泉看着他毫无世故和阴霾的笑容,突然觉得在他身上,还是没有改变的东西更多,他似乎还是一样天真、愚蠢、孩子气,仿佛世界上只有鲜花和阳光。

 

“你笑得也太傻了吧。”他习惯性地想再教训几句,再质问一下为什么在他光顾Knights的时候月永レオ对自己避而不见,甚至还欲盖弥彰地回之以“没有人”这样的蠢话。

 

但他们之间缺失的时间已经太多,他对如今的月永レオ几乎可以一无所知,他好奇他过去的生活,但从他的立场来问似乎又显得过于倨傲——他得以被幸运女神眷顾离开孤儿院成为富人家的孩子,儿时伙伴却依旧要在社会最底层摸爬滚打。

 

也许连关心都会被当成施舍和炫耀,但月永レオ又是个不会以恶意揣测他人的人,这样的他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濑名泉莫名烦躁起来,况且他也找不到适合现在继续交谈下去的话题,在以往的谈判和洽商里卓越的口才此刻偃旗息鼓,而他拒绝承认这是因为他面对月永レオ患得患失,他在自己设下的套索里毫无头绪地闪躲,最终把自己拧成了最别扭的形状。

 

濑名泉最终说出一句,“你现在要是过得不错,就好好生活下去吧……”他侧头看了看月永レオ,发现后者仰头望着一树繁花出神,于是他咽下了后半句“如果过得不好,可以来找我”,准备作别这场猝然的重逢。

 

只是“再见”这句话实在难以轻易说出口,当年他没来得及对レオ说出这句话,如今这个词也卡在他喉咙里。

 

那就直接离开吧,然而他似乎忘了受伤的脚踝,又一阵刺痛让濑名泉忍不住扶了一下墙壁。

 

“セナ,你哪里不舒服?”月永レオ注意到他的样子,他皱眉动了动鼻子,然后蹲下来,拉起了濑名泉的裤脚,“你受伤了?”

 

“并不碍事。”

 

“刚刚还对我说要好好生活,现在就这么不爱惜自己啊。来吧,我来背你。”

 

“不用了。”濑名泉执意拒绝,但是月永レオ也很坚决,甚至直接握着他的小腿抬起了一条腿,濑名泉声音变了调,“喂,你太乱来了,レオ!你不需要背我,这在王都是只有脚夫和苦力会做的事!”

 

月永レオ蹲着抬头直视他,咧开了一个笑容:“那种事情都无所谓啦,是我想要为你服务。”他转而又开始嘀咕,后悔着没把装着枫香脂的挎包带来,不然此刻还能派上镇痛的作用。“不过如果セナ坚持的话,好歹扶着你总可以吧。你准备去哪里?”

 

 

 

在主干道上把濑名泉送上马车时,月永レオ才知道这位童年挚友如今正在船舶及交易工会里任职,他当时还不知道濑名泉正是它未来的领头人,也不知道自己会那么快就去拜访那个地方。总之在这之后,月永レオ回到了“Knights”。

 

这家店铺在今天一天内送走了第二位特别的客人。月永レオ只赶上了看到马车离开时的尘土,然而那遗留下来的丝绸、假发、皮靴和镶金手杖的气味比以往光顾过的任何一位官宦老爷都显得更加精纯高级。

 

已经拜托了私人感情回归工作的朱樱司看起来心情大好,他一见到月永レオ就把他带到了接待室里,向他介绍这份新接受的委托。

 

一听到那座城堡宫殿的名字,就算是月永レオ也瞬间了然了客人的来历——每一个制造商的最终目标和最高荣誉:王室宫廷。

 

他想起了朱樱司在剧院那次的提议,同时之后多次的试探,但他自己也同样在第一次嗅闻到留在朱樱司头发上的那位王太子的气味时,就本能地察觉到了一些抗拒和危险的前兆。

 

但朱樱司看起来无比高兴,与其说他在介绍不如说他已经对这位他一直尊敬景仰的太子殿下满溢赞美之词,并且把能够接受来自他的主动委托而视为无上的荣光。月永レオ不忍拂了他的兴致,况且除了那隐约的一点预感,他也并不能提出什么像样的拒绝理由。

 

只是他想到了上一次接受外出上门委托,他就遇到了朔间凛月。月永レオ觉得自己恐怕还无法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相遇和别离,所以他提出的唯一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不要让他和宫廷的大人物们直接会面。

 

朱樱司怀着和他差不多的想法立刻答应了他的请求,这个愿望通过层层递交和回复,在几天后再次回到他们的店铺里时,得到了“准许”的答案,并附上了第一个明确的要求,重现李利氏含香鼻烟的配方。

 

彼时这种风靡大陆的香气制品已经诞生七十余年,邻国的调香师第一次将龙涎、橙花、麝香、灵猫香、紫罗兰以精致的配比制造出这种迷人的气味时,恐怕还不知道它将会在气味的世界里掀起革命,这些装在瓶子里的粉末漂洋过海,从那个岛国来到大陆,无数人为它迷醉,无数制香师试图还原瓜分它的暴利,却除了本土以外始终难以窥得它的配方的奥秘。

 

月永レオ和朱樱司都没能在第一时间读出这份委托的商业野心,前者根本没听说过什么含香鼻烟,后者指把这当做了对于自己店铺的能力考验。

 

随函件一起到来的还有一小瓶蜡封的李利氏含香鼻烟,朱樱司只见过家长如何享用这种特别的烟草,他教导月永レオ用细匙舀出一丁点儿,然后倒在虎口上,但他自己却不敢凑近去吸一口鼻烟。

 

然而这种方法对于这种产自岛国的干细鼻烟并不合适,月永レオ迫不及待地吸了一口,顿时被呛得天昏地暗,直接在鼻腔深处产生剧烈的冲击让他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朱樱司吓了一跳,手忙脚乱也不知道应该先给他清水还是手帕。

 

在强烈的痛苦中月永レオ却体味到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体验,曾经气味只通过无形的形态进入他的鼻子,然后栖息在他的记忆房间里,这还是第一次,他用身体直接接触了一种产生气味的源头,继而他灵光乍现,他吃过的所有食物,摸过的所有物品,它们本身也在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气味,只是味觉和触觉先于嗅觉作用,让他一直把气味当作了独立的个体,他能够将精油和萃取液随意搭配出一件杰作,却忽略了更原始的本源的状态。

 

“我可以的……如果是现在的我……绝对可以…………”他直直倒在地上,蜷缩起身体捂住自己的鼻子,在眩晕和痛苦里又产生出绝佳的灵感,从身体内部蜕变撕裂的感受鲜明清晰,月永レオ知道一个全新的自己首先在他的鼻腔里诞生了。

 

三天之后,他试过了工坊里的所有原料,依然觉得不能完全还原那一瞬间的冲击,最后他认为是这种含香鼻烟里的重要原料由于产地的不同而产生了微妙的区别,即使他可以通过更多的成分调整到几乎分毫不差的气味,他也在更幽微的细节里察觉到了培育出它们的空气和土壤的不同。

 

如果要问整个都市里什么地方对于世界各地的商品最为熟悉,那无疑就是船舶及交易工会了。

 

于是月永レオ顺理成章地去拜访了这个地方,朱樱司的名帖当然好用,而濑名泉的帮忙也让他可以对想要的原料予取予求,在终于获得原产北方大洋的龙涎和生长于岛国丘陵的橙花之后,月永レオ终于还原出了这种含香鼻烟,如今这些粉末在他手心里散发出了和七十年前第一次被装进玻璃瓶时逸散的一模一样的气味。

 

这份订单让它的主顾十分满意,他支付了高额报酬一并买断了配方,随后送来了第二份要求,还原古龙水的配方。在上次的经验下,这种带有柑橘香气和草药香的漱口水首先被月永レオ应用在口腔里,他反复用牙龈和舌头记住那种刺激的感觉,然后在充足原料的后盾支撑下不断试验。

 

这样的委托一个接一个,在成功还原了诸多已经诞生于世的知名香气产品后,来自宫廷的要求陡然一变,成了“制作出能让人食欲大增的香水”、“帮助睡眠“、“挑逗性欲”,这些挑战成了令月永レオ着迷的课题,他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不断前进,没有人能给他提供技术上的帮助,而他也对这种孤独甘之如饴。只是在他闭门造车的这段日子里,他错过了世间悄然酝酿发酵的种种流言。

 

首先是市面上出现了许多本国制造的含香鼻烟和古龙水,它们的香气和使用感与已经驰名多年的著名品牌分毫不差。尽管这些产品的标签与Knights毫无任何关系,朱樱司还是迅速察觉到了不妙。

 

更糟糕的是随后产生的种种猜测和谣传,果然很快就有流言的矛头对准了Knights。在之前在王都掀起的气味革命里,他们首先证明了自己拥有这样的精绝技术,而因为月永レオ在朔间邸的久住,又让他们店铺的新品短缺了很久,这不禁让“蛰伏许久为了研制仿冒产品赚取暴利”的污蔑对普通民众来说显得有那么几分可信度。

 

朱樱司又惊又气,他不敢也不愿去猜测可能是太子殿下泄露了配方,或者这些产品就是由他授权制造的,毕竟也有可能是邻国的本家制造商出现了问题。然而对Knights甚嚣尘上的猜忌和污蔑却让他也不能坐视不管,他很快查到了散布谣言的源头是同在王都的几个香水制造商,他们对Kngiths怀恨已久,然而即使发现了始作俑者,一旦接触到空气的流言就长出了翅膀,再也难以被捕捉和止息。

 

他在此时再次感到了自己的稚嫩和渺小,对这一切无可奈何的无力感深深打击着他,贵族的身份为他带来的财富和特权也作用甚微。朱樱司在这段时间里常常长久地注视着月永レオ沉浸在新的试验发现中的兴奋身影,他觉得自己宛如隔着一层玻璃在观看景箱中的乌托邦。

 

朱樱司决定要去亲自谒见太子殿下,在此之前,他前往自己的忏悔神甫处,虔诚诉说并静坐了许久,祈祷上帝再次赐予他失去的勇气。

 

 

 

tbc



注释

含香鼻烟:1708年由伦敦调香师查尔斯·李利制造

本文中的邻国其实neta的就是英国,不过因为一直没有出现明示故事发生舞台就是法国的,还是打了一点码

本章及接下来的剧情可能会neta一点追忆四,致敬我被晶聚发药的那些日子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