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レオ中心kn全员-香水 08

◇聚斯金德小说《香水》paro。


◆主要CP倾向,可能是レオall,大概包含レオ泉、レオ司、レオ凛、レオ岚倾向,如果后续还有别的会在每一章前注明。



大家好我回来了!


本章主要包含レオ泉、レオ司、レオ凛。



第八章

 

“让天雷立刻把我劈死吧!省得到处谁都拿我当最无用的蠢材!*”抑扬顿挫的男声咏叹在空中炸开,这突如其来的开场白如落在观众席中的一颗火星,顿时点燃了一连串沸腾的掌声。

 

这阵雷鸣般的喧哗终于惊醒了二楼走廊上五人之间的空气。鸣上岚的注意力被舞台吸引,正好有理由马上离开这阵恼人的气味,在他临走前他又往朔间凛月和他带来的那个人那边看了一眼,凭借后者那同落日十分相配的发色,这才让他注意到了此人的脸,而鸣上岚后知后觉地恍然大悟,朔间凛月信里提到的香水工人,竟然就是那个在黄昏时分让他瞬间惊艳的年轻人。

 

但他为什么此刻慌张无措,看起来像是一只只想躲进安全洞穴的小动物。

 

濑名泉越过他们同样看到了月永レオ。

 

然而他只是用短暂轻巧的一瞥扫过了这个“陌生人”,对方矮小的身形和躲闪的动作,同那个人转身过去露出的服装细节一样,并未引起他什么强烈的印象。可又似乎有一片记忆中的云彩飘过,在他的脑海里投下了似曾相识的阴翳——可惜他因为生病而未能精确运转的脑袋昏昏沉沉,让濑名泉错过了把这次偶遇同那个氤氲在香水里的午后联系起来的机会。

 

濑名泉忽略了这一丝违和感,将目光投向舞台,说实话他不喜欢这种看别人成为注目中心的场合。一男一女两位戏剧演员已经登上了舞台,他们化身成为达米斯和桃丽娜开始一唱一和,不久主角答尔丢夫*也粉墨登场,这个伪君子对女仆桃丽娜的高耸胸脯装出了一副敬而远之的圣人态度,主役伶人那夸张地恰到好处的姿态语调,又为整个剧院带来了一浪接一浪的掌声与欢笑。

 

“真是做作得令人发笑,用外物伪装起来的本性,等到暴露的那瞬间不是更加讨人厌吗?”濑名泉靠着楼梯扶手,对这经典剧作里的主人公发表了尖刻的批判,而后他像是厌倦了喧闹的表演和愚蠢的捧场一般,随着鸣上岚回到了包厢。

 

他并不知道他随口的文艺点评在别人心里激起了怎样的骇浪。

 

月永レオ在看到濑名泉的一瞬间的确失去了任何反应。“他就要发现我了。”他的心里不断盘桓着这个念头,既是恐慌又是紧张,但又不可否认地有名为“期待”的小芽正在冒头。

 

然而濑名泉并没有认出自己来。

 

“这也是难免的。”月永レオ这么想着,同小时候相比,我当然变了很多,在分别了十多年后,只凭借对方残留的气味就能瞬间发现他的踪迹,这样的自己恐怕才不能被称作一般的人类,如果他发现了自己的这份怪异,还会像以前那样温柔地对待我吗?

 

月永レオ在走回凛月的包厢时听到了濑名泉的发言,那一瞬间他抓紧了门框,精神上的动摇几乎也要冲破他的身体,让他立刻发起抖来。他没有回头确认这见血的一针是刻意朝他刺来还是无的放矢,因为他接着就听到了濑名泉下楼的脚步声。

真可惜,我应该也回头看一眼,看看他现在是怎样一副模样了。

 

不够大胆,不够果断,还不肯承认期待的落空和软弱的遗憾。

 

凛月啊,你选的这个戏剧,看来是真的很适合我。

 

月永レオ在此刻做了一个决定。也许这由一时血性催发的冲动都不能被算作决心,但他从来也不是一个深思熟虑之后才谨慎行动的人。

 

朔间凛月在数步之隔的黑暗里等他,月永レオ看到了凛月在黑暗里也显出殷红的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拦住了也准备离开的朱樱司:“朱樱,虽然这些话不管是现在来说还是由我来说都显得很奇怪,不过我的确曾经想过,就算我这么走了,你也一定可以把Knighs变得更好。

 

“毕竟我真的除了气味之外什么都不会,而光靠这个是无法经营一个店铺乃至一个品牌的。

 

“而且你还让我能够为自己做的香水命名,甚至Knights这个名字也是由着我的爱好取的……我可能一直觉得,Knights更需要的是你而不是我……

 

“但是,许多年了,在那里我又一次感觉到了‘是我可以回去的地方’。所以,真的很谢谢你啊,朱樱。

 

“虽然我这次出门得有些久了,但我会回来的。”

 

朱樱司在被他留下的瞬间就惊讶地睁大了眼,随着这意外的剖白和感谢,他发现自己连一句像样的回复都说不出来,喉咙变得僵硬,胸口却又酸又软。

 

“你在说什么啊……”他故意让自己作出一副凶狠生气试图说教的表情,“你才是Knights的leader吧!况、况且,整个王都的淑女们都已经不顾矜持再三催问为什么还没有最新的产品了,作为服务业者这可是最大的失职啊!赶紧给我回来继续拼命工作吧!”

 

“你用这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说这种话,还真的是口是心非啊……”月永レオ干笑了两声,才想起他接受朔间家的订单之前,那个由他的香水试验引发的尴尬的误会。

 

但是在应对这个纠葛之前,他还得先处理好另一个棘手的问题。

 

 

 

 

朔间凛月毫不掩饰地在生气。

 

他在听完月永レオ和朱樱司的打情骂俏之后抄起一个靠枕就砸了过去,可惜这次被躲过了。朱樱司心情愉悦地向他们道别,他的一举一动在朔间凛月眼里都是胜利者的炫耀,而朔间凛月活了一千多年还从没承认过自己是失败者。

 

漫长的寿命纵然让他体验过无数的悲欢离合,然而在每一次从沉眠中苏醒过来之后,他依然无可避免地像一个初历世间的毛头小鬼一样容易被丰沛的感情支配。

 

这是我们这种生物的天然缺陷。他想起了这句话,和曾经对他这么说的那个吸血鬼。久违的来自血缘的共鸣和孤独感让他冷静了下来,朔间凛月看了一眼走进来的月永レオ,无言地蜷起身体面朝墙壁而卧。

 

月永レオ错过了他须臾之间沧桑如迟暮老人的一眼,却也能读懂他此刻拒绝交谈的表态。月永レオ透过包厢的观景窗看着舞台上的举手投足,听着那些演员念出的句句台词。

 

“我知道您是最仁慈不过的人,你一定会宽恕我这样胆大妄为;

  我的爱情那种强烈的激动固然冒犯了您,但您会想到人是多么软弱而原谅我的!”*

 

凛月,如果不是你,我大概永远也无法欣赏这名为“戏剧”的艺术吧。你为我展示的那个惬意舒适的新世界,让我每天都能学习到更新的东西,只不过我似乎因此也渐渐遗忘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虽然拥有这样的嗅觉也许会被人称为“怪物”,但失去了这个武器和盔甲的我就不再是自己了。

 

从富贵温柔的梦乡里醒来,回到依旧用心血打磨自己的现实里来,这的确是一个有些难受的决定。月永レオ看着凛月后颈那边翘起来的尾发,他的指尖似乎还记得梳理过其间的触感。他吸了一口气,那个蒙着眼坐在马车里的夜晚,他第一次接近了这种腐朽、神秘、古老的气味,当时他觉得这是光与暗于一体交融的味道。

 

 

月永レオ把它收藏进自己记忆宫殿里的深处,让它装在一个血红色的精致瓶子里,瓶身上镌着金色的流苏,花枝的藤蔓缠绕着纤细的瓶颈,底下是深色的天鹅绒垫布,四角还垂着厚重的纱幔。他依照朔间凛月卧室床榻的模样小心重建了这个匣子,并且把这种气味命名为“朔间凛月”。

 

在整个回程的马车上他们都不发一语,回到朔间邸之后的凛月径直躺到了床上,他自认为无所谓地默许月永レオ在这个卧室里收拾他存在过的证明。

 

他超人的听觉不受控制地为他捕捉着这个短暂同居者的脚步,月永レオ扶起了出门前翻倒的摇椅,月永レオ捡起了他扔在地上的外套,月永レオ打开衣柜在翻检什么,月永レオ把自己钉在墙上学习书写的草稿取了下来,因为他用力过大有一枚钉子落到了地上,厚重的波斯地毯吸走了它弹落的声音,但仍然漏出来的那些让他知道此刻月永レオ停在了他的床前。

 

纱幔之外传来玻璃碰到桌面的轻叩声。朔间凛月从被子里钻出一点脑袋,他隐约猜到了那是什么。

 

“凛月,你的订单我已经完成了。所以我也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啦。”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苦笑。太卑鄙了,朔间凛月想。

 

“我用了红边水仙、山楂果、小檠、蓝蓟、待霄花和千屈菜*,大部分在这里的植物园就能找到,以前也试过好几种配方,你都说不行, 这次我有自信能让你满意。这之中,还加入了一点我的血。”

 

“明明每次我说要喝血,都会把我搪塞过去的……现在这个时候却说这种话算什么啊……”

 

“让我也逞强一回吧,凛月。有一次你说过我是气味王国的国王大人,能被这么称呼其实我很开心,所以啊,我想要去成为凛月口中的国王大人,你教给我的知识也都会成为我的养料,成为火和水,能让我锤炼属于自己的剑。”

 

“连你也要离开我吗?”

“再见了。”

 

两句话在同一时间响起,在空中把彼此撞得支离破碎,就像他们之间那种一直以来奇妙的默契,也在此刻第一次露出了裂痕。

 

在月永レオ离开之后,朔间凛月很久都没有丝毫的动作。直到他终于承认并不能靠自主意识堕入无知无觉的沉眠,才放弃地伸出了手,他拿起了月永レオ留给他的香水瓶。

 

旋木塞摩擦着瓶口被提起,蕴藏其中的气味溢出来亲吻他的指尖,朔间凛月在闻到这个味道的一瞬间感到愕然,他拉开纱幔,看到恍若亘古未变的房间家具和窗外的孤月寥星。

 

月永レオ早就走了,但他留下了自己的订单。来自朔间家族的要求是“获得一种人类的气味”,于是月永レオ把自己的气味送给了他。

 

 

自从从Knights那里订购了一次个人香水之后,濑名泉每天睡前都会在空气里撒上一些,这能让他拥有一个无梦安稳的好眠。

 

然而这一夜他久违地做梦了,梦里的场景光怪陆离,唯一能在他醒来之后依然在记忆里留下痕迹的就是那个人的画面,那个他在收到这瓶香水的午后想起的童年友人。

 

他在晨曦里对着初升的阳光观察香水瓶,里面的液体呈现一种极淡的粉色,当然不管他对这个小瓶子沉默观察多久,也得不出什么结论,他想起了昨日同鸣上岚赶赴的剧院之行,以及见到的那位先前委托过自己的神秘雇主,不,他们都不是主因。

 

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重又在他的脑海里投下一片阴影,而这次濑名泉决定自己从中找出答案。

 

他难得登门去找鸣上岚,在鸣上家的二公子的惊讶里单刀直入地询问了那个朔间带着的人是谁。

 

鸣上岚感到一丝古怪,因为他在昨日回来之后,也出于那个人身份和印象的巨大落差而产生了浓厚兴趣,打听到Knights店铺里一个香水师傅的名字并不算困难,没想到无独有偶,连自己这个平时对一切都一副不悦和厌烦态度的友人都对他好奇。

 

不过他当然也不会把情报独享,鸣上岚回答他:“他就是那个Knights里的工人,名字应该是叫做‘月永レオ’。”

 



tbc



注释:

①“让天雷立刻把我劈死吧!省得到处谁都拿我当最无用的蠢材!”:莫里哀戏剧《伪君子》第一场的第一句台词。

②达米斯、桃丽娜、答尔丢夫:《伪君子》中角色。

③“我知道您是最仁慈不过的人,你一定会宽恕我这样胆大妄为;

  我的爱情那种强烈的激动固然冒犯了您,但您会想到人是多么软弱而原谅我的!”:《伪君子》中台词。

④红边水仙、山楂果、小檠、蓝蓟、待霄花和千屈菜:这些植物是我为了凑配方找的,主要参考来自于百度的生日花,并不确定它们是否都在欧洲生长或者花期接近!主要含义是红边水仙(艺术),山楂果(5月5日的生日花),小檠(善与恶),蓝蓟(老天保佑),待霄花(夜行性),千屈菜(孤独)。

PS:本文中提到的所有气味组合纯属捏造虚构!虽然应该不会有人尝试但是还是说明一下,全是我脑补的完全没有任何根据!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