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凛司-古德语友情进化史



◇朔间凛月×朱樱司

◆写作业的时候摸鱼的小甜饼,顺带今天是圣诞节,祝大家圣诞快乐☆Frohe Weihnachten!

 

一个#大家都是普通大学生#的粗糙AU

(但是零零是老师。而且朔间可能是真的吸血鬼。)

 

 

 


古德语友情进化史



朱樱司左顾右盼心神不定了整整一节课,每次有迟到或是中途溜走的学生开合阶梯教室的后门,他都条件反射地回头看一眼,然而他的目标一直没有出现。

 

无奈之下他只好选择下策,等到讲台上的老师终于宣布下课开始整理讲义的时候,他抢在那些惯例为了和帅哥套近乎而要一个问题磨蹭十分钟的女同学前面,先一步抢到了朔间零教授的问答时间。

 

幸好幸好,我每次都坐第一排。

 

朱樱司犹豫再三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好歹也是听说过校园里流传的“魔王教授是弟控”这种宛如轻小说标题的流言的,不过要是现在都没勇气,自己的计划可就还没开始就要夭折了。

 

朔间零透过眼镜打量这个学生,每节课都坐第一排,似乎还是提前一学年修的这门选修,听讲认真笔记勤快,互动积极态度端正,除了发音总是带着英语的腔调并且纠不太过来以外,他连难得一次的缺席都交上了手续完整的假条,可以说是最乖的那些学生了。

 

现在终于进步到好学提问的这个境界了吗,现在的年轻人还是有认真向学的啊。吾辈甚是欣慰啊。

 

他带着慈爱鼓励的笑容和蔼地看着朱樱司,然后听到这个学生终于开口,“Herr Sakuma*,能否告诉我凛月学长的private联系方式,我……我想和他在一起!“

 

“…………………………”

 

“啊,不不不!”看着教授瞬间凝固的笑容,朱樱司急得咬到舌头,“是team的意思,我想和凛月学长一起学习一起完成小组作业!”

 

 

 

 

“ス~ちゃん你真是恶魔。”

 

裹着一身寒意终于来到辩论队练习室的朱樱司进门就听到了一句幽怨的诽谤,况且房间正中央的被炉周围似乎也没有坐着人——等等,倒是有一个头伸在外面。

 

“凛月前辈,你又把整个身体都钻进被炉里了,这样对health可非常不好啊。”

 

“恶魔恶魔恶魔,ス~ちゃん不仅让兄长来骚扰我,还要阻碍我和被炉的结合吗。”

 

“你说 ‘结合’,这也……”

 

“被炉就是我的老婆,有什么问题吗?”

 

“倒不是有什么问题……只是Leader也经常这么说呢,所以两位是情敌关系吗?”

 

朔间凛月撒泼打滚的表情一瞬间静止,他大概是脑补了一下自己和队长为同一个对象争风吃醋的场景,不禁觉得浑身一震。这位老人家好歹从这诱人堕落的魔鬼陷阱里爬出了上半身,然后慢悠悠地坐了起来。

 

“兄长说ス~ちゃん要找我一起学习……这么麻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带上我啊,我明明每次都翘课吧?”

 

朱樱司给他们泡了热茶,水汽的氤氲里这位幼稚的前辈一边哼哼一边又心满意足地拿来暖手。“那当初凛月前辈为什么要选修这门中古德语呢?”

 

众所周知这门选修课的难度大概就和朔间零老师的魅力值一样高,每年都会有敢于挑战自我或者怀着盲目自信的追随者跃跃欲试,虽然朱樱司觉得这样不纯的动机在期末的时候会带来成倍的痛苦,但是更多人表示能够看一学期老师的脸就已经值了。

 

然而朔间凛月总不会也是这个心理吧,朱樱司心想,比起什么“老师的弟控属性”这种只是传言的情报,他好歹和这位学长还同属学校的辩论队,从他的观察来看凛月前辈明明都不怎么想看到自己哥哥的脸。

 

“当然是因为就算我一节课不去,他也不会挂掉我了。”

 

“………………我觉得朔间老师风评被害啊?!”

 

朔间凛月趴在桌子上死鱼眼看他,看得朱樱司开始心慌,“骗人的吧!凛月学长好歹期末考试还是会去的吧?”

 

“真不巧,我的打算是‘不参加’呢。”

 

“这样朔间老师也会让你通过吗?凛月学长这么有自信,是觉得反正有哥哥的宠爱吗,这其实是叫做……‘恃宠而骄’吗?”

 

朔间凛月顿时扬起了一个让人如堕冰窖的笑容,“ス~ちゃん看来理解力不太好呢,是平时哥哥们对你的管教太疏松了吗?”

 

“……I'mreally sorry.但是其实,我是有看到过的……”朱樱司的声音小了下去,他有点不好意思继续,“在我刚入学不久的那场辩论赛前,凛月学长有在露台那边准备稿子吧。当时的我明明听不懂是什么语言,但是那个场景却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直到正式观看比赛的时候,又被前辈在台上的气势和漂亮的古德语发音给呆住了,还记得那是《九十五条论纲》的原文吧?“

 

“……还有过这样的事吗,老爷爷的记性不太好了~总不会是看到我当时的表现就迷上我了吧,这样的发展我可不想要啊?”

 

“不,不是那样的。当时连同台上的濑名前辈和鸣上前辈,大家都像小队的名字一样宛如中世纪的骑士,却代表着马丁·路德在同教会斗争,我是被这样的精神和气氛感染选择加入辩论队的!但是真相就是这么cruel呢,前辈们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不过因此我也明白了,要成为真正的骑士所需要经过无数的试炼呢!况且就算如此,凛月前辈练习中古德语的身影也的确是我接近这个世界的契机,在当时我也的确感受到了前辈和它之间的默契或者说是联系的纽带?我是不会相信您选修它仅仅是因为那么不正直的理由的!“

 

朱樱司热血上头地发表了一大通感言,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同队前辈面前披露自己的内心历程。

 

朔间凛月捧着已经有些凉了的茶,眯着眼睛看他。许久之后他才悠悠开口,满是感怀与慨叹的声音让他的确像一个经历了千百年岁的老人:“你总是这样,天真得耀眼,却又年轻得耀眼,明明什么都不了解,却又固执地怀抱信仰。看着这样的你,有时会让我觉得要被光照晒成灰烬了,然而……这种难得的‘活着’的实感,我大概……也并不讨厌。”

 

 

 

“所以凛月前辈,强变化动词的过去式虚拟式的三种人称变化就拜托你了!我只缺席了那一节课,现在已经完全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了!”

 

“虽然我说了我不讨厌ス~ちゃん,但是叫人学习这种事情真的好麻烦啊……你就算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也不会动摇的……”

 

“我已经向朔间老师申请了我们一组,这不仅仅是单方面的帮助我,同时也是team work!凛月前辈你应该还不知道吧,我们还需要完成一份小报告呢。”

 

“那作为我难得大发慈悲教导你的学费,小报告就由你这个后辈完成吧,这可是难得的锻炼机会,要感谢我哦。”

 

“…………您是魔鬼吗……”

 

“好了,不是ス~ちゃん提出要补习的吗,强变化动词是吧,我记得兄长的方法是让学生们从第三人称的过去式形式入手,然后根据词尾规律推导属于哪种变化类型,他大概给你们总结了六种对吧?如果是我的话,其实比较习惯直接从不定式原型开始看起呢,不过我的方法也不适用推广吧,毕竟这对我来说也像母语一样容易,而且当时在德国没住多久就开始第二次子音位移了*……”

 

“????”

 

“啊,不好意思,刚刚的就当全~没听到好了。这个语法规律可能要讲好久啊,比起这个ス~ちゃん的报告内容决定了吗?”

 

“作业要求是选一个中古德语词汇,然后写出它在现代德语里的对应词,再简述一下它的evolution以及其中的文化背景。我正在苦恼到底选哪一个比较好呢……”

 

 “诶~”凛月拖长了音调,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感叹词,眼睛扫过这位后辈的课本——工整的字迹,层次分明的标记,还有用回形针夹着的补充便签条。他趁朱樱司不注意,用指尖挑开了一张,发现背后写着用来激励自己的动员标语:“想要被前辈认可”。

 

在齐格弗里德屠龙的莱茵河畔,在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饮下爱情魔药之前的海上船首,在兰斯洛特幽居的湖心岛上,在丘比特与普绪喀*私奔的城堡墙头,在这些中世纪最负盛名的篇章的行间字里,都题着这个年轻人点滴努力的注脚。

 

如果我的时间接近永恒停滞,你会为我这腐朽沉黯的生命带来亮光吗?

 

朔间凛月划过诗行,指尖在某个词上停下。“ス~ちゃん~我帮你选了一个题目。”

 

“这么快吗?是哪个单词?”

 

“这个怎么样,古德语和现在的形式只有首字母大小写的区别。”

 

朱樱司倾身越过桌面去看他的指尖,那里的纸张上印刷着一个单词,只有五个字母。

 

 

liebe*。曾经它的意思是‘友情’,现在它代表‘爱情’。

 

 

 

END.



注释:

Herr Sakuma:德语的“朔间老师”。

第二次子音位移:从古古德语过渡到中古德语之间的一次长时间的元音变化现象。

齐格弗里德屠龙:出自《尼伯龙根之歌》。

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出自同名史诗。

兰斯洛特:出自亚瑟王传说。

丘比特与普绪喀:出自希腊神话。

以上都是中古德语文学中的代表作。

liebe:这个真的不是我瞎掰,真的就是这个意思,真的真的。在中古德语里,代表爱情的词汇是“minne”。以及中古德语的名词首字母不需要大写,现代德语则都必须首字母大写。



FT:这两个曾经是我看脸盲狙想搞的小可爱,现在也依然是我心头的小可爱……不想写作业的怠惰期想到的这个脑洞,结果写出来真的完全不萌,动笔前还想加入一点应景的圣诞元素,结果也没有成功,大概是因为我自己在圣诞完全是个死宅毫无气氛,才让笔下的他们也过得这么索然无趣吧!

用了一点王骑和司司故事池里的剧情概念。在这个圣诞,就许愿一下我团还能有王骑和星曜这样的三日箱活吧!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