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Knights全员贵乱-续


第一篇也是偶发的兴趣产物,没想到一时兴起今天还会摸鱼写个续。


预警:没营养的雷文,CP倾向包含队内任意排列组合,就不一一打出来了,真的是怎么样的组合都有,慎重慎重。




前文






“小司,不打起精神来可不行呢……”鸣上岚给末子的眼下上了又一层粉底,左看右看才勉强满意了这个对黑眼圈的遮盖效果。

“鸣上前辈,让你担心了真是过意不去…”司低下头,又被岚挑起了下巴。

“说这种话也太见外了吧,我们都是一家人吧!而且不要动哦,姐姐的上妆服务还没有结束~”

司不想对上他的眼神,选择闭上了双眼,正好像是在等待眼影刷的造访。他在心里默默咀嚼了一番鸣上岚的话,“一家人”——吗?


“かさくん,你过来一下。”

濑名泉在他上台前叫住了他,朱樱司一直对这个前辈有点发怵,被他逮住的每一次总是免不了一番说教。表演很快就要开始,他很想求濑名泉这回就放他一马,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又错在了哪里。

“不会太久的。不需要这种事情都让我说两次吧,你这小鬼还想让我用上‘请’这种敬语吗?”

朱樱司硬着头皮,回头向鸣上岚又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然而后者也爱莫能助,给了他一个鼓励又无奈的微笑。

好吧,濑名前辈又不会吃人。

濑名泉带他回了化妆休息室,还关上了门,然后单刀直入地开口:“かさくん,做偶像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笑容,笑容。”

“啊??”

“别做出这种傻兮兮的回应,你也被其他几个笨蛋传染了吗?”

朱樱司的胸膛里突然被一阵暖流冲击,他的确没想到那个濑名前辈特地留下自己会是要说这些提醒和关心的话,虽然前辈的嘴依旧那么毒,说话方式依旧那么曲折,但自己好歹还是能读出其中“要露出笑容啊”的潜台词的。

“濑名前辈说的对……我只是……”他本来就被不清不楚的微妙酸楚困扰了一天,如今得到安慰却是让他一瞬间想哭,这样子不就更加笑不出来了吗?

濑名泉盯着他难看的表情看了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你这个小鬼,到底还是爱撒娇的年纪啊……”他嘀咕着这样的感慨,想伸手揉揉这孩子的头,然后造型师刚刚打理完的发型让他不忍下手,像鸣上岚那样直接在脸上亲个一口也不是他的作风,他最后伸出手,给了后辈一个拥抱。

“什么感想都不准发表哦,反正肯定是超~烦人的那种。”




鸣上岚目送朱樱司跟着濑名泉走了,就转身去了leo和凛月的休息室,他们两个都是麻烦精,凑在一起的时候更是臭味相投,要么相约一起搞事要么祸害彼此——从队内和谐还有善后的难易程度考虑,鸣上岚当然希望他们还是玩弄各自比较好。

这话其实说的有点夸张,有的时候这两个人还是能表现得表里如一,就像他们的外表一样做个安静的小可爱,当然多半仅限朔间凛月睡着的时候。

比如现在。鸣上岚打开门,就看到队长向他竖起了噤声的食指。凛月枕在他的腿上小憩,而月永レオ也罕见地没有才思泉涌,他的身边没有笔和五线谱,他只是靠着沙发盯着天花板、化妆镜上的灯、墙角的盆栽、或是凛月的头发。

不得不说放空状态面无表情的队长看起来真像那么回事的池面。鸣上岚感慨了一番,只可惜这状态太过欺诈。他向レオ指了指墙上的钟,示意该做好上台的准备了。

レオ点了点头,但依旧没什么动作。岚想到了什么,走过来在他身边的沙发上落座。他的动作引起的波动让浅眠的凛月发出了一声梦呓。

岚压低了声音,“王さま,你到底…喜欢谁?”

他问出口就自己吃了一惊,一向秉持看破不说破点到即止原则的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即将打破一直以来的平衡的人呢?鸣上岚一阵紧张,手心不禁出了一层汗。

月永レオ闻言转头看他,他反问道:“你问的是——喜欢哪个人类?”

鸣上岚第一次这么感谢月永レオ的跳脱思维和超人逻辑,他松了口气,心想王さま的感情一定异于常人,就这么将这个唐突的问题跳过了最好。

但他又听到月永レオ的下一句,“我喜欢Knights,嗯,我最喜欢你们了,爱你们哦!”

他大概还在顾虑睡着的凛月,所以也像岚一样放低了声音。这种本该高扬的告白配上这个演出效果实在有点滑稽,鸣上岚低头看了一眼凛月的头顶,决心问了出来:“Knights的每一个人都是最喜欢吗?”

反正已经在禁地踏出了一步,司和泉那些隐秘的表情在他眼前闪过,他的理性突然被冲动取代了。

“是啊,每个人都是最喜欢哦。大家在一起才是Knights啊。”

他说得这么理所当然,岚觉得有些理解了他,但似乎又完全没有靠近他的想法。岚呢喃道,“王さま就算对人家也是一样的最喜欢……吗?”

月永レオ奇怪地看着他,“虽然知道ナル是个奇怪的人,但今天尤其古怪啊……是知道我喜欢奇怪的人所以才在这个问题后为自己增加筹码吗?”他越凑越近,近到了只差一寸呼吸的距离。

已经越过自己的安全逃离距离了。岚心想,一直以来游走在这个漩涡边缘,还不想也陷进去啊。

王さま其实纯真得如同赤裸的婴儿,喜欢你就亲吻你,无拘无束,无爱无情,被这样的他伸手抓住为什么会无法逃开呢?

岚屏住了呼吸,心慌失措地接受了这个吻。明明在他的游戏生涯里这算得上技巧最平常的那一类,可他第一次感觉全身都在颤抖,他的手指忍不住收紧,恍惚中感觉似乎揪住了什么救命稻草。

“呜……好痛……谁在拉我的头发……”

朔间凛月终于醒了过来。




濑名泉等得忍无可忍,终于在这间休息室的门上砸下一串扣响。

来开门的居然是凛月,这倒让他有点意外,而且这人看起来困意全无,虽然依旧没扣好扣子还一看到自己就想求怀索抱,濑名泉也难得给了他一点奖励没有马上撕掉这个牛皮糖。

月永レオ接着走出来,濑名泉快速从头到脚扫了一遍他的着装,然后喝令停下帮他整理了领口和皮带。レオ的绿眼睛就这么直直看着他,看得濑名泉怀疑起到底是这人欲说还休还是自己心里有鬼。

他心里默念几遍“爱过,不后悔”,然后拍拍月永leo的肩膀把他推上通往舞台的走道。

去吧,れおくん。带领我们走向光明的前方。


和特地前来诹访准备看花火大会的人群相比,他们还是幸运的。包食宿还有专车接送,连绵了一天的阴雨在他们登场的这一会儿也暂时停歇了,穿着浴衣的少男少女在小吃摊之间穿梭,然后渐渐都聚集在了这块舞台之前。

表演中规中矩的顺利,濑名泉在心里这么点评,虽然鸣君有些心不在焉,不过くまくん的兴致很高,他甚至给观众连送了好几个wink加比心,其中一部分还要拉濑名泉一起完成。かさくん似乎心情也有所好转,和笨蛋王さま的配合也算没出差错——

直到最后他一个跳跃,落地时滑倒在舞台上尚存的积水里,虽然朱樱司及时稳住了身形,表情也敬业得没有任何波动,但同样是专业经验者的另外几个同事都察觉到了他崴到之后的剧痛。

朔间凛月今天的饭撒可谓虎头蛇尾,最后两位现役模特频频发营业福利的时候他已经心不在焉,谢幕和下台都算无事发生,只是他在黑暗的走道里等着大家,然后准确抓住了朱樱司的手腕。

“ス~ちゃん,逞强可不是好习惯哦。”他笑眯眯地说着,然后转身背朝着他,“偶尔也是可以依赖一下哥哥的嘛~”

朱樱司几乎受宠若惊,他还没组织好回答,接着下台的濑名泉路过,嗤笑了一声他们的肉麻,轻轻推了下末子的后背,“くまくん这么麻烦的家伙,可是很容易就打消好心的哦。”

朔间凛月背着司往前走,结果在通往停车地点的一小段路上又下起了雨。弱点和禁忌多得一箩筐的吸血鬼又开始抱怨雨水,朱樱司在他的后背无所适从浑身僵硬,濑名泉一直跟在他们后面半步,此刻撑着两把伞,一把给自己,一把给他们。

“セ~ちゃん这样不累吗,你的手都湿掉了吧,过来和我们挤在一把伞里好啦。”

“哈?你在说什么傻话,那样的话我们三个都会湿掉吧。”

“来嘛来嘛。”

“对我撒娇是没有用的,你死心吧。”

“那我不想走了,老爷爷的腿脚不方便了,啊,现在又觉得腰酸背痛了,而且还背着ス~ちゃん这个小胖子。”

“诶诶?凛月前辈,我还是下来吧,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十分抱歉……”

“不许动ス~ちゃん,都是セ~ちゃん的错,我们只要怨恨他就行了。”

说完他竟然真的停了下来,濑名泉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淋雨,他真是服了这人的作劲,认命得收了自己那把,和他们挤到了一起。

“哇,ス~ちゃん,你看果然你濑名前辈还是关心我们的嘛。你觉得这样我们像不像一家三口?”

“你给我闭嘴!”

“我只是想说是爷爷爸爸和孩子,セ~ちゃん想到什么去了?”

“……………”

“濑名前辈!息怒啊!动手打人是不可以的!!而且不要瞪我啊我真的没有在笑!”

“セ~ちゃん怎么能欺负老人小孩……”

“一家人”啊,真是一个神奇的词汇呢。朱樱司为了躲避濑名泉的眼刀而埋进了凛月颈间的发尾里,肯定是凛月前辈的头发弄得他发痒,他才会忍不住想要微笑。


落后了几步的月永レオ兴致勃勃,他一把拽住鸣上岚就想直接冲进雨里,“他们好像超级开心的样子啊,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谜团,啊,熟悉的inspiration喷涌而出的感觉,我果然最喜欢Knights的大家了,只要和你们在一起,我就永远能写出杰作!!”

鸣上岚制止了国王大人的愚蠢行径,他不疾不徐地撑开两把伞,率先追上了前面人的脚步,回头给了队长一个微笑:“说的是呢,我们还会在一起走很久很久。”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