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レオ中心kn全员-香水 03

 ◇聚斯金德小说《香水》paro。

◆主要CP倾向,可能是レオall,大概包含レオ泉、レオ司、レオ凛、レオ岚倾向,如果后续还有别的会在每一章前注明。 


本章主要包含レオ泉、レオ司



第三章

 

 

“セナ,那些穿着一样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你要骑在墙上看多久?我们得在日落之前整理完这些柴火。”

 

“セナ真是正经啊。我昨天也看到他们了,就是在我去跑腿的那条街上,我还看到那个有钱老爷的小儿子好像跟着他们走了。听人说这是什么骑马团,是从王都来选人的。”

 

“那是‘骑士团’吧,既然是王都的人,大概是负责保护皇帝陛下或者教皇大人什么的吧。你关心这个干什么,快点下来。”

 

“诶?那还真不错啊。”

 

“你想当骑士?”濑名泉终于抬头看了一眼他,小孩子单纯的思想里还不了解能被冠以这个头衔所需要的门第和资历都与他们的生活相去甚远,他只是好奇另一个方面,“レオ要发誓要保护皇帝陛下或是教皇大人吗?”

 

“不。”彼时的他从石墙上跳了下来,落在濑名泉的身前,开始西斜的日光在他的头发上抛上了粘稠厚重的暖光,他对那个孩子说:“我想保护セナ。”

 

月永レオ躺在小木板床上,梦境褪去之后最先醒来的是他的鼻子。环绕他的空气里没有加拉尔夫人柴房里木头的潮湿气味,没有下等酒馆后巷里呕吐物和排泄物的酸臭味,没有矿场窑洞里原煤的油浊气味,没有野外地表的土腥味和动物骚味,也没有面包铺那种暖和朴素的麦子气味。

 

代表着过去生活的气味没有在这一天出现,他的人生要开始新的经历了。

 

他又嗅了嗅,享受着只靠嗅觉来认识周围的体验。数百种新的气味飘进了他的鼻子里,他可以在瞬间将它们区别分类,并存进自己的气味宫殿里,然而他却缺乏对它们的名称和用途的知识,因此他只能笼统地将它们按照数字贴上标签。

 

然后有一瓶昨天被他收集起来的气味此刻再次出现了。月永レオ动了动鼻子,是那个蔓越莓和盐渍柠檬的家伙。他睁开眼,穿好衣服后坐在床边,两分钟后,房门被敲响了。

 

 

濑名泉没想到鸣上岚会亲自来给他送请柬。

 

这位市议员和侯爵之女的次子在政商两界都是吃香人物,他既不像年近六十突然开始沉迷起东方的儒学和禅学的父亲那样深居简出难以攀谈,也不像接任了父亲的地位和母亲娘家的财产之后立志为国民经济做出贡献的长兄那样盛气凌人踌躇满志,鸣上岚只是热衷出席王都每一个派对和舞会,在最时兴新潮的香水、珠宝、衣帽的发布展销会上他一定会坐在最大最中央的竞价席位上,然后在每季度最热闹盛大的节日上乘坐游河的花船,让这些新品成为妆点他美貌的最佳衬托,再引领王都接下来三个月的流行风尚。

 

但即使他看似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选择攀上鸣上家关系的投机分子还是络绎不绝地接近他,而他们总会发现,这个所谓的绣花枕头不仅金玉其外,内里也有着难以窥探的城府。

 

鸣上岚从马车里下来,向女仆和管家挥手招呼,然后落座在会客室的沙发里,捧起茶杯啜了一口,接着把那洒满香气的烫金请柬递到濑名泉的面前。

 

濑名泉觉得今天的鸣上岚打扮地像一只蓝头鹦鹉,而这只鹦鹉居然没有在哪个沙龙里争奇斗艳,却为自己衔来了一份邀请的通知,这实在有点大材小用。濑名泉打开请柬,里面简单的写着下个月第一个祝日,预定将在鸣上家的湖边别馆召开舞会,邀请船舶及交易工会的公子——濑名泉莅临赏光。

 

看到相识多年的友人夸张的挑眉表情,鸣上岚半真半假地抱怨着伤心,他搁下茶杯,不忘称赞了两句泉的敏锐洞察,才收敛了笑脸,和他谈起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他提到了“朔间”这个姓氏。

 

围绕着这个姓氏的,可谓都是这个王国最古老也最神秘的种种传说。究竟何时第一次出现有关于这个家族掌握了不老不死的禁忌秘密的流言,已经因为年代久远而不可考证,一些街头艺人将他们描绘成骇人的吸血鬼,另一些坊间故事则认为他们可能和东方的邪教有关,甚至一百年前那场最轰动的地下恶魔信仰者结社被捣毁事件的主谋,也自称他接受了来自朔间家的支持,尽管后来证明这只是他为敛财集资而打出的骗人旗号,但在长久的一段时间里,“朔间”都被和这些邪恶的势力联系在了一起。

 

“鸣君的业务范围什么时候都这么宽了?都和这种童谣里的主角牵上线了。”

 

“啊啦,话可不能这么说,自从在先帝的加冕仪式上他们第一次现身在世人面前开始,都已经从传说里走出来有五十年了吧,现在的朔间家族只是一个比较神秘的贵族家庭而已,他们也是有各种各样的需求和烦恼的嘛。”

 

“‘世俗化’嘛,倒还真是与这个时代想适应啊。但是那样古旧的家族就算拜托了鸣君你什么事,怎么想也不会和我有关吧,我可是很讨厌麻烦事的啊。”

 

“人家会来找泉,当然是觉得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啦。”鸣上岚微笑起来,向濑名泉露出他那镌有家徽的戒指,“这是来自鸣上家的秘密委托,希望能够借用你们发达的贸易及情报网络,为我的雇主寻找一样东西。“

 

濑名泉也正色起来,微微倾身向前,“是什么?”

 

“一种药草,一瓶香水,一块奇石或是一个魔法,形式并不重要,只是它必须能让使用者获得人类的气味。“

 

 

朱樱司把月永レオ安置在自家诸多产业中的香水及化妆品商店里。

 

虽然他是因为这位怪杰对食物施加的魔法才与之结识,但朱樱司也切实意识到,没有什么口感能够匹配地上那在气味层面营造出的极上体验,从而只能让顾客体验到巨大的落差,而对生意的长期拓展并没有任何益处。

 

香水及化妆品才是最适合气味发挥的领域。这个商店的产品包括润肤膏、肥皂、洗发剂、胭脂、化妆水等等一切可供月永レオ施展才华的对象,朱樱司承诺他可以随心所欲地选取整个王都最昂贵的浓缩香精,这个贵族少爷几乎是透支了自己未来半年的零花钱,因为虽然这部分的产业本就预定交给他管理练手,但却没有人料到他会一下便搜罗了几乎全国所有香水制造者配方清单上的那些原料。

 

月永レオ在起初的时候对于那些精密的器械一窍不通,他是纯粹靠天生的感觉和灵敏到可以辨识分子的嗅觉来制作香水的,这种野蛮粗暴的方式让朱樱司大吃一惊,但又不得不被其最后成品的美妙芳香所折服。他在最初的很多夜里试图独自重现白天目睹的调配过程,或是根据他旁观抄录下的配比推算分子式,但尽管他此前对这些知识的学习掌握被每个师傅称赞过优秀,如今却总是差强人意,而且那气味不仅是差一点,而几乎是云泥之别。

 

月永レオ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赞助者的疲劳与郁闷,他起初并不能想通其中的原因,但想来问题也只会出在自己制作的香水上。他以为是自己的手法太过粗糙、方式太不科学,因此他诚恳请求了朱樱司教他如何使用这些广口瓶、量杯、天平和漏斗等等,这的确让那位少爷雀跃了几天,可是没过多久,黑眼圈又回到了他的脸上。

 

于是月永レオ又以为是自己的作品质与量都还不够他的要求,这位少爷不仅给他提供了稳定的食宿与一个可供气味玩耍的平台,甚至还说要让这些造物装进精致的玻璃瓶,标上“月永レオ”的标签出售,这样的善意几乎到了让人怀疑绝对有诈的地步,但月永レオ就是那种会选择相信好事的那种人,他只能反省自己,努力钻研更多更好的香水。

 

他开始以惊人的速度使用自己的才华,而他这种天赋暂时看来也似乎取之不竭,从他的工作台上几乎每小时都有一种完全崭新但同样迷人的香味诞生,朱樱司已经放弃了对这些神奇作品进行解析的努力,转而把精力放到了门店的销售上。

 

很快从他们这间店铺卖出去的香水和化妆品就成了整个王都的女士们的最爱,成倍增长的订货量让朱樱司不得不在三个月内扩招了五次店员,而店铺的位置也从工厂区的角落搬到了运河上最大的交易桥的一侧,同样还有个必须要为蓬勃发展的生意做出让步的就是月永レオ那种涂鸦一般的创造方式,他终于学会了写下配方和分子式,让他曾经每一个都独一无二的创作第一次得到了量产。

 

在这期间最令相关产业者匪夷所思的,恐怕还不是这个新起之秀惊人的产量和高质,而是朱樱家的少爷竟然全程未曾试图把这些堪称艺术品的作品冠上自己家族的名字,几乎每一个同行都在咒骂他的同时——他们目前为止只知道台前活动的这位少爷——又不断讥笑着他的愚蠢,然而朱樱司依然恪守着自己内心那被人嘲讽为过时的骑士道精神。

 

月永レオ对香水的命名品位与他创作它们的天分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因此朱樱司基本承担起了这个责任,他喜欢用许多异国的词汇来描述这些精致的液体,而这小小的故弄玄虚恰好迎合了追逐时尚的女士们的心。

 

只有一个名字他坚持得由月永レオ亲自来取,那就是整个产业的品牌名字。朱樱司曾经建议干脆用月永レオ的姓名,但被对方拒绝了。

 

那个青年当时听到他的提议,从各种玻璃器械里抬起了头,他闭上眼睛,像是沉思了很久。

 

朱樱司不知道他是在回忆中徜徉,数顷之后,他拿笔记下了这个名字——Knights。

 


tbc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