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レオ中心kn全员-香水 02

◇聚斯金德小说《香水》paro。

◆主要CP倾向,可能是レオall,大概包含レオ泉、レオ司、レオ凛、レオ岚倾向,如果后续还有别的会在每一章前注明。



本章主要包含レオ司



第二章

 

在当时的王国首都,最热闹的集市当属运河两边的广场地带,远渡重洋的异国货物在港口被分装到四通八达的水路里,其中最昂贵精巧的那些则多半在这儿直接登岸,走进了那些围绕簇拥着广场的商铺工会里,在那些价值不菲的架子上或者缎盒里待价而沽。

 

朱樱司还是第一次独自来到这交易广场。

 

他已经十七岁了,然而生长在贵族世家,童年少年时代都在礼仪和教养的学习中度过,偶尔的出门也都有专人陪同。如今他年岁渐长,恰逢数月之后就是皇太子殿下的二十岁诞辰,包括他家在内的贵族们都望风而动,已经为这个谄媚的机会做了十足十的努力。朱樱司对那位皇太子殿下的感情倒更多只是崇拜与尊敬,虽然还轮不到他为家族的贺礼挑选把关,他也想自己亲自寻找一份可以送给殿下的礼物。

 

他走过那些金匠、马靴商人、皮革匠、银行家的徽号招牌下,依旧对想要找的礼物毫无头绪。正在此时一阵甜香向他飘来,这味道和那些制革商铺的刺鼻气味、典当商铺的铜臭味或是内衣袜子店里的皂角味混在一起,但又在下一个瞬间就把那些气味吞没,淌成了一条香气的河流,把他包裹其中,让他只能随波逐流。

 

这味道既像新出炉的舒芙蕾又如刚刚冻好的慕斯奶酪,只要嗅一口似乎已经有巧克力和糖霜在口中化开。每周只被允许吃三次下午茶的朱樱司几乎瞬间就成了这味道的俘虏,他闭上眼睛,只靠鼻子在前面领路。

 

他在嗅觉的指引下七拐八拐,最后停在了这香气的源头前面。此时他才发现这家烘焙坊店面很小,却在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几个像他这样陶醉在香气里的客人。

 

朱樱司正在犹豫是否该排队等待这庶民的食物,母亲对这些小作坊产品的鄙夷和诟病还在他的脑中盘旋,然而嗅到的香气又让他绝对不舍得就此离开。在他矛盾纠结的这当儿,他已经到了队伍的最前列。

 

他走进这个小面包铺子,首先就被更加丰富美妙的香味震慑住了。他觉得如同置身于皇家乐团的交响乐舞台之前,庞大又缤纷的气味本身就是一场盛宴,而他只要凑近那些架子上陈列的千层派、肉桂卷或是扭结面包,又似乎是在组曲中听到了小提琴、长管或是圆号的领衔独奏。

 

朱樱司带着满满两大袋战利品走出了这条巷子,直到他再次回到交易广场那皮革气味、铜臭味和皂角味混合的气流里,他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觉得回到了现实。方才的体验仿佛是一场幻梦,而他幸好还有两袋糕点作为佐证。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又吸了一口袋子里封存的香气,然后拿出千层派满怀期待地咬下了一口——然而意料之外的干涩、粗硬又咸苦的口感让他几乎立时吐出来。

 

“Unbelievable!!”朱樱司凭着教养才咽下了这难吃的一口,香气与口感的巨大落差简直才更像做梦,他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最终还是大声惊呼难以置信。

 

三天之后的朱樱司依然对这个经历耿耿于怀。他甚至怀疑过了女巫的法术或是恶魔的作祟,然而这些荒诞的念头不但没能让他释怀,反而还折磨了一会儿他虔诚的心,驱使他特地找了自己的忏悔神甫,在告解了不该对秽物的存在有所动摇之后,还顺便讲述了这次奇遇。

 

他在忏悔神甫的建议下决定重游故地一探究竟。再次在三天前的同一个时候来到交易广场,果然没有等待多久,那刚摆上货架开卖的甜点气息就再次飘来。

 

尽管还记得当时那两袋面包无比糟糕的口感,如今闻到这阵香味的瞬间,朱樱司就已经开始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味蕾出了问题,能够产生如此美妙绝伦的香气的食物,怎么可能不是无上顶级的美味呢?

 

朱樱司特地用丝巾围住了自己的口鼻,来抵挡这动摇身心的气味的诱惑。再次轮到他在柜台前挑选时,他直截了当地在付钱后让老板当场切下一块。在这香气之海的正中央,他捏住鼻子咬了一口。

 

果然还是一样的难以下咽。朱樱司皱起眉头,掏出一个绣袋放在柜台上,拉开的口子里露出了金币璀璨的闪光。“告诉我,这个香味的secret是什么?”

 

犹豫再三的老板在两次加价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走到门口打发走了后面等待的顾客,并且拉下了橱窗帘子和关好了店门,以防止这些香味再次引来更多人。

 

他局促地摩挲着自己的围裙,最后开口说:“这位少爷,我刚才的犹豫倒不是在与您讨价还价,我自己也知道这样子不能长久……大家都是被香味引来,我的生意才一夜之间好了几倍,然而这只是个魔法,我做的面包并没有变得好吃,不是被我的面包吸引过来的人们,最后还是会走的。”

 

朱樱司咀嚼着那个关键词——“魔法”,然而不需要他追问,老板直截了当地为他带路:“请跟我来吧,您想要的气味的秘诀就在后面。我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上帝派来帮助我的天使,还是让我认识到才能的鸿沟的魔鬼。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这个小作坊,实在不是适合他的舞台!”

 

他们穿过门房和走廊,来到烘焙间,这个生产香味魔法的锅炉此刻并没有沸腾,然而依旧留着那种清晰可闻的醉人余味。直到嗅尽了这些最后的芳香,朱樱司才注意到身处其中的那个人。

 

对方背对着门口,用一种非常随意的姿势盘腿坐在板凳上,暖色的头发在肩上被随意扎成了一个小辫,他面前的桌子上大概摆放着这间简陋的面包坊里的所有作料,杏仁霜、淡奶油、兰香子、可可粉、黄干酪、炼乳、粟粉、朗姆酒、琼脂,这些里的大部分对朱樱司而言都只是“甜点的原料一、二、三四五”,他对于它们是如何进行组合并最终成为食物的过程一窍不通,他走近一点,看到这个老板口中的秘诀掌握者从那个罐子里舀出一勺浆体,又从那个瓶子里倒出一点粉末,就这么仿佛毫无顾忌地把它们加进老板做好的面包团里,整个动作与“小心谨慎”或是“科学精确”都没有任何关系。

 

这场表演在他将这些被改造过的面团放进烤箱的时候暂告一段落。这个人回过头来——朱樱司这时才发现他也非常年轻,甚至光看他的外表难以判断与自己相比究竟孰长孰幼——发现了老板身边的来客,这人从凳子上跳下来,像敏捷的小动物一般跳到他的身边,在司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凑近嗅了嗅。

 

“你的味道很不错呢!像是太阳融化在漂满了蔓越莓的海里,一颗巨大的溏心蛋被盐渍柠檬戳破!”

 

“无……无礼之徒!”贵族少爷被这过分凑近的距离吓了一跳,接着又是一连串莫名其妙的比喻,不说惊世骇俗起码也是石破天惊,朱樱司躲到店铺老板的背后,又想到了自己崇拜的骑士道精神,怎么能让平民挡在自己身前,他咽下口水提起胆量,还是靠自己和这个怪人对峙。

 

对方察觉到他的戒备,苦笑一下坐回了凳子。面包店老板适时的加入缓和了这个气氛,他斟酌词句介绍了这个“怪人”的来历,语气更像是在推销亟待出手的商品。

 

据他所言他在一周前准备开店的清晨发现了这个倒在巷子里的人,他秉着“一颗善良友爱的心”把这个来历不明似乎还带着伤口的人扶到了店门口,给了他半块面包和一杯清水(他看着朱樱司的表情解释道这对平民来说足以充当一顿饭了),布置完了第一批面包之后发现他竟然还没离开,并且在他的喃喃自语里窥见了这位怪杰的天才之处。老板表示复述那些奇妙的言语对自己来说难度过大,就在他思索参悟的那个时候,此人突然冲进了他的面包铺,动作奇快地抓起了核桃包和炼乳布朗尼,然后竟然就动作粗鲁地在后者那精巧的身子上捅开了一个口子,并且把被他扯碎的前者洒了进去。

 

老板对这一切目瞪口呆,他还没来得及暴跳如雷,就听到这人焦急地喊着“火!!火!!要三分焦的黄油!!”这些词语以奇妙的组合蹦出来,把老板弄得莫名其妙,而那个怪人动了动鼻子,就往后面的烘焙间跑去。终于追上他的老板在他的工作间看到了奇妙的一个场景,这个人用纸条引了火,直接去烧烤盛在碟子里的黄油块,当它们变成噼啪作响甚至腾起一丝青烟的时候,又被干脆地淋到了那一团惨遭蹂躏的核桃布朗尼上。

 

然而更让他惊愕的事发生在下一秒,从那个可怕的创作物中产生出了一种绝对美妙绝对诱人的香味,它是那么甜蜜与柔和,令闻到的人绝对想不到它出自这样一个面目全非的糕点废墟,而一定是从那些用顶级的小麦、牛奶、坚果、可可豆精炼出的原料做成的最精致的御用甜品身上散发出来的才对,它不应该在这个怪人脏兮兮的手掌上躺着,而应该被纯银的刀叉送进太子殿下的口中。

 

朱樱司对店铺老板夸张的描述半信半疑,虽然他是个不谙世事的贵族少爷,但也没有蠢到对市井商人的说辞全盘接受,毕竟光是开头的好心救助就十足可疑,然而他又的确自己体会过那绝妙的香气和糟糕的口感之间的巨大落差,他确信这其间肯定有什么猫腻,但还不能确定是否就是这个年轻人的手笔。

 

而仿佛是为了打消他的疑虑一般,从烤箱那里刚好传来了渐浓的气味,连最纯净的蜂蜜和皇宫秘藏的美酒也没有这样的醇美芳香,朱樱司几乎只是吸了一口,便已经难以自持,没有什么人能抵挡这样的冲击,也没有什么人能拒绝它的创造者。

 

那个年轻人扳着手指倒数计时,在那个香气酝酿至顶峰时一下打开了烤箱的门。他咧开一个笑容,向朱樱司鞠躬,“欢迎品尝我的新作品,名字就叫……‘气味第44号’吧!”

 

在那足以醉死人的香气的海洋里,朱樱司勉强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和手指,他指着年轻人问,“你叫什么名字?从现在开始,我来资助你的所有创作。”



tbc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