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レオ凛-电光石火 03(完)

电光石火


01

02



03



梦里他在夏威夷和队友们享受着海鲜大餐,濑名泉对高蛋白和卡路里耿耿于怀,朱樱司在他的威压之下放弃了热带水果冰淇淋巨无霸,只有月永レオ大快朵颐,一人干掉了三只帝王龙虾。

鲜美甘甜的口感似乎真的在舌上回荡,他在半梦半醒又觉得那紧实饱满的肉质唾手可得——某种意义上他的白日梦的确成真了,月永レオ睁开眼,发现自己也被卷到了毛毯里,赤条条的凛月就在他的怀里手下。

朔间凛月似乎醒了有一会儿,他用那双血红眼瞳看人的时候似乎总是含情带笑,他吻了吻レオ的嘴角,接着是喉结,再往下直到腹部,然后他们四目相对,传递着试探与暗示。

昼伏夜出的生活让他们的一切夜间活动都似乎正当了起来。

凛月跪在他身上承受扩张,月光洒在他身上,脖颈的弧度和胸口的线条都愈发惑人。

他的确是我见过最适合黑夜和月色的人。月永レオ这么想着,抬起他的身体又放下来。

肉体的契合程度更走在灵魂之前,朔间凛月纵容着喘息,在欲海的浪巅吻着月永レオ掌心的茧,笔杆不会在那个地方磨砺,那不是属于艺术家的一双手;而他也从不在レオ面前刻意掩盖后背上家徽的纹身,在最初互相解开皮带的时候,他就把那光明十字挂坠塞进了レオ的口袋。

虽然点到即止,但他们都心知肚明。

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从他们邂逅开始便起着重要作用。他们的灵魂像两颗彼此吸引而行将对撞的陨石,有了中间这层隔膜才减小了许多摩擦。月永レオ爱朔间凛月的神秘主义,朔间凛月也对月永レオ仅靠妄想就能满足的好奇心十分满意。他们在秀丽山间挥霍时日,躲在理想乡里做着仲夏夜之梦。


直到月永レオ打破了这个平衡。

彼时他们正躺在一片林间空地上等待日出,层叠的云层从边缘亮起,如水洇湿纸张一般,光逐渐晕染了整片东方。

这种场景很能给人以恢弘的联想,像是宗教故事里堕天使落向地狱、或是诸神之战的背景大抵如此。

月永レオ直直看着天空,突然开口:“你是皇帝的亲信还是魔王的族裔?如果你被权力掣肘或是困于血缘的葛藟,我愿为你拔剑效劳。”

凛月笑了起来:“名为‘真实’的俗物不正是妄想的头等仇敌吗?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是‘凛月’,偶然路过,为你停留。”

是了,我们彼此骨子里都是自由主义。

月永レオ这个浪漫主义者在此刻突然现实了起来,セナ和スオ应该不会再纵容我下去了,算算时间他们也该找来了,而凛月的那一边,无论是皇帝还是魔王,显然更加不可能毫无动静。我还会继续流浪,他还会继续游走在日夜光暗之间,在我们相会时的这一点火花,是不是到了该熄灭的时候呢?

如果是面对敌人,他可以无情地射出子弹,但是怎么与露水情缘告别,他却实在没有多少经验。

太阳终究升起来了,夜露很快消失无踪。

 


他们在心照不宣的默契里决定回到俗世。

山上的牧场主人为他们提供了便车,他们在后排遥遥占据着两个窗口,用中间的距离来冷却热情,只专注风景而不看彼此一眼。

在进城的路口他们遇到了排查,一队穿着制服的人员检查着每一个进出入的行人或车辆,还有人拿着照相资料。

牧场主人是个像他的羊一般容易受惊的可怜人,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后座的月永レオ和朔间凛月有些过意不去,本就无心躲藏,他们向这位善良的好心人致谢道别,然后走向检查的队伍。

一个本来坐着督查的官员走过来,他穿着白色滚金边的制服,一头青色短发,脸带笑容却带着强烈的压迫感。レオ认出他胸前别着“皇帝”亲信专有的光明十字徽章,不禁对那位旧交的排场感到咋舌。

那人看到凛月便出声招呼道:“朔间大人,久违了。度假可还惬意?”

“忽略掉这个结尾的话,我很满意。”

“如果不是朔间大人——哦呀,我指的是您的兄长——都亲自来找皇帝大人要人的话,我们也不会对您多加干涉的,您是不是该给皇帝大人一个交代?”

“别来管我和小英之间的事。”

“好吧,朔间大人,我无意对您进行管教,这既不符合我的兴趣也超越了我的职责。不过想来您也已经尽兴,您的这次‘即兴发挥’倒是促成了我们与您的家族的合作呢,能有一个这么珍视您的兄长还真是幸福啊。”

“………一想到要回到充满着毒蛇的世界中去,我就恨不得一睡不起。”

月永レオ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冷淡的样子,这陌生的一面又让他对凛月刚按捺下去的兴趣卷土重来。

可是他们行将分别,这种欲望有害无益,レオ甚至不想用这些离情来作新曲的灵思,艺术家总是最多情的那些人,可也往往最为多情所困。

那位官员像是才注意到月永レオ的存在一般,匀给他一点恰到好处的惊讶与揶揄:“原来朔间大人的同行者是著名的军火商头领啊,您对在权力之间的游走有特别的兴趣吗?“

“何必又对两个本就准备了告别的人进行挑拨呢?”月永レオ摇摇头,对这种从现实主义出发的揣测感到无比煞风景。“你的世界里应该多一点inspiration,也许我们只是更肤浅地被外表所吸引,又也许我们在相遇的瞬间就在灵魂之间奏起了共鸣呢?“

朔间凛月对他如此坦然地道出他们两人的始末感到些微的不快,但如果少了这份洒脱,月永レオ身上那种吸引他的狂气与不羁大概就会大打折扣。前方是天祥院麾下的列队亲兵,后方是排队等待进城的车辆行人,这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吻别的好地方。

他抓起レオ的手,吻了吻他的手背。“也许我也想成为一个骑士。虽然我们将远隔万里,但依然能够为你驱驰。“

月永レオ显然并不像他那样顾忌场合,他捧起凛月的脸直接给了他一个深吻。

身前身后的人们流露出一阵小小的惊呼。レオ像是他们第一次遇到的那时候一样,贴在他的唇间呢喃,“What's past is——”

凛月笑了起来,补完了这句莎士比亚的名句,“prologue。”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我们会在将来的无数场合再次相会,带着不同的面具,用不同的身份,但我们会再次被藏在彼此灵魂中的磁石吸引,每一次、每一次都坠入短暂热烈的爱恋之中。

 



鸣上岚对朔间凛月的远距离恋人好奇已久,作为沟通凛月与天祥院以及朔间零之间的调解联络官,他对自己的工作在这几年的兴趣显然大增,毕竟没有什么比一份神秘的恋情更能满足一个恋爱偏重主义者的好奇心的了。

此刻他们坐在沿街的咖啡厅里,朔间凛月拆开了今日新收到的来信。

厚厚的一叠乐谱里夹着明信片和几瓣干枯的蔷薇。

“哎呀,小凛月露出了很不错的表情呢~真好啊,人家也憧憬来一段罗曼蒂克呢。”

“小鸣要是真的想开展一段的话,为什么又要拒绝那么多的追求者呢?”

“啊啦,人家的眼光还是挺高的哦~像那位‘国王大人’那样的优秀男人人家才会考虑一下哦。”

朔间凛月笑得眯起双眼,“可惜啊,他·是·我·的。”

 


END



非常感谢您的观看,他们真的太可爱了!下次希望可以创作一个轻松的小甜饼!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