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U-1D

es用。杂食。

Knights全员贵乱

请注意:

很雷,很雷,很雷!!

全员贵乱,全员贵乱,全员贵乱

有一定的身体关系的暗示

CP包括但不仅限于王子组,leo司leo,月组,狮心组,模特组,凛司凛,岚司岚等等

不是贵乱爱好者千万不要继续阅读






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质地顺滑的浴衣滑下了肩膀,窗户被他早起的同伴打开通风,夏日清晨的空气在他胸口逶迤。

又冷又困——站着也觉得腿脚发软,朔间凛月又想闹,他幼稚地扑腾起宽大的袖子,腰带的结苟延残喘只剩一点摩擦力。

可濑名泉就是冷眼看他撒娇看他作,自己手下扣扣子的节奏丝毫不乱,没有耐性也磨出了经验,朔间凛月见抗议没有效果,把浴衣拢回胸口,倒头就想栽回还没冷透的被窝。

濑名泉哪会让他如愿,他已摸清脾性,知道这时候的凛月最好拿捏。起床气是有的,这祖宗咕哝着一些暴力词汇,可惜又困得抬不起手,倒是在床上的时候那蛮力更不好对付一些。腰带反正也是要拆的,他在背后一拉便看到春光乍泄,濑名泉神色扫过凛月的肩背腰,目光在肩胛骨下顿了顿。

咬痕新鲜又清晰,濑名泉回忆了片刻,似乎没想起昨晚用过背后位。

他淡定地换了个重点,啧,瘦是真瘦,皮肤也是真好,上帝在做每个人的构成配方时大概的确老眼昏花频频手抖,自己严控卡路里的饮食套餐怎么就比不上人家的黑暗甜点呢?

濑名泉顺手捏了两把,觉得太瘦了摸起来像块排骨也不好,他回过味来又唾弃自己,男人在意男人的手感也太恶心了吧。

朔间凛月被他剥了浴衣,又被扔过来的衣裤兜了一脸,他睡翘的头发从织物堆里冒出几根,濑名泉难得觉出一点可爱来。

不过又听他闭着眼睛抱怨,“就算是‘王’殿下,打扰了我的睡眠我也会杀了你的……”

都说睡前运动有助安眠,只是大概他同事还觉得分量不够,也不知道是不是就在睡着的自己的旁边又来了第二回合。

濑名泉感到自己的美学被挑战,想到那个幽会对象又觉得一阵头痛:“他还要作曲誊谱,你干嘛去麻烦他。”

 

温泉旅馆供应的早餐也是精致的怀石料理,女侍应带着模范化的笑容为包间的餐桌布置好了菜肴,濑名泉带着终于换洗完毕的朔间凛月进来的时候,鸣上岚和朱樱司已经落座了。

鸣上岚撇过头对濑名泉小声说,“王さま好像通宵了,灵感涌现的样子,早餐让送到他房间里去。小司情绪不太好。”

濑名泉觉得真是麻烦。两位早到的选了一边的两个位置,他想了想,拉开椅子把凛月按下,自己坐在了朱樱司对面。

朔间凛月用筷子戳了戳盐烧秋刀鱼,嘴里喊着“好麻烦不想吃”,他对面的老好人很会看气氛,笑着过来帮他戳散,味噌也揭开盖子晾凉,无奈还要被得寸进尺,“小鸣~来喂我也可以哦,或者让我喝一口你的鲜血,来作为早晨的提神吧~”

朱樱司站了起来,“万分抱歉,虽然这简直有辱我朱樱家的家训,但是今天的食欲和状态都欠佳,请允许我先行告退。”

鸣上岚无言地看着队里的末子拉开了纸门离开,良久才忧虑地说,“这孩子连英语都不说了……”

濑名泉尝了一口渍菜,味道微妙地出格,整个早晨都充斥着这同样一股尴尬微妙的气氛,他皱眉抱怨道,“真是超烦人。你也太宠他了,说的这边。”

他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发现当事人毫无自觉,还剩一半的秋刀鱼横卧在瓷具上,旁边不远就是趴卧之人的黑色头发。鸣上岚半真半假地嗔怪起来,主旨可以概括为小凛月和小司都是可爱的孩子我们大家也应该好好相处。

反正也不是第一天了,见怪不怪。濑名泉突然好奇起来,朱樱司到底吃的是哪边的醋。

 

朱樱司和鸣上岚住一间房,左边是濑名泉和朔间凛月,右边是月永レオ单独一间。队长要作曲,和他住一间要担心醒来发现身上写了五线谱的风险。

他倒是不怕这个风险,甚至有点跃跃欲试。但他又不敢由最不成熟的自己提出打破合宿的惯例。

朱樱司捂着胃走回房间,离席理由倒不全是装的,他是真的觉得不太舒服。然而回去必得路过队长的房间,他侧过身对着另一侧的墙壁走,自欺欺人又心烦意乱。

前面房门大咧咧敞开,两个女侍应一前一后守着门口进行拉锯战,前面的弯腰鞠躬解释规矩,旅馆在早餐供应时间须为客人收起铺盖进行清洗,后面一个两手举着盛放早餐的托盘进退两难。

朱樱司看着都替她们头大,可他现在还不想看见那张脸。

可惜月永レオ总有千百种方法乱他心绪。

麻烦的祸端眼尖先发现了他,窜出来让他帮忙交涉,朱樱司总是认真过头,对上这个年长两岁的Leader倒是忍不住说教,他一边数落一边从榻榻米的各个角落收起散乱的乐谱,是该谢谢濑名泉早有先见之明给他在房间里备了一沓白纸,不然恐怕现在就得和老板娘商讨房间的清洁赔偿事宜了。

藏着情愫的年轻人拾起又一张作品,背对着他的暗恋对象摸上了风干的墨迹。背后传来月永レオ哇哈哈的笑声,明明听说一夜没睡怎么还这么精神,想着想着又听见他在跟女侍应称赞早餐的秋刀鱼。

他一阵难受,捏皱了最后一张谱纸。

理好的一沓被他用镇纸压在阳台的纸门边,他要起身的时候发现这单薄脆弱的纸木结构在上下的凹槽里错了一列,他伸手握住底部试图帮助归位,纸门顺着力道侧向滑行了一段,朱樱司便窥见了阳台的须臾光景。

观景用的矮座沙发翻倒了一个,压着几张使用过的纸巾。他动了动鼻子,心理暗示自己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

月永レオ叼着只剩尾巴的秋刀鱼的样子像极了偷腥的猫,两个女侍应收着被褥也被他摇头晃脑的样子逗笑了。朱樱司路过他身边出门,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先去洗个澡吧,Leader。”

 

工作的地点在邻近城镇的花火大会上,能够在东日本地区规模最大的夏日祭上表演算是对出道两年来成绩的肯定,坏处则是当地的住宿早在大半年前就被预订一空,本来事务所的行程安排是当天开车再来,在月永レオ的提案下他们多了两夜留宿温泉旅馆的享受。

助理叫的面包车在旅馆门口等着,队长先上去坐在了第一排,毕竟通宵了一晚上说要补觉,濑名泉跟着上去坐在他旁边,月永レオ顺势拉近他当枕头,靠在肩上倒头就睡,濑名泉状似恼火地推了几下也撕不掉这块膏药,只好放任他去。

他们俩靠在一块那排的座位就空出一块,鸣上岚自发补了位,两大个化妆包扔在濑名泉膝盖上,自己掏出了化妆镜。“阿拉怎么办,人家没睡好今天左眼变成三眼皮了~!”

剩下朔间凛月和朱樱司。朔间凛月坐了第二排,差点想直接躺下来也睡个回笼,抬眼一看朱樱司还站在外面,他抓住司的手就把他拽了进来。

朱樱司跌在他身上,被朔间凛月搂住了。“这样正好~让ス~ちゃん当我的被子好了~”鸣上岚适时关了车门,招呼司机可以发车了。

“凛月前辈,快放开我,我可不是你的被子。”

朔间凛月勾起一抹笑容,手上力道丝毫不减,“我说是就是,ス~ちゃん喜欢吃甜点,血也有甜甜的味道呢,我很喜欢哦。”

“喂かさくん,你最近没违反规定吧?说好了一周只能吃一次。”濑名泉突然从前面回头。

“没有!我——”

“ス~ちゃん真是坏孩子,要惩罚你~咬咬!”

朱樱司感觉脖子耳根一阵发痒,是朔间凛月凑过来恶劣地吹着气,他显然并不是真要对自己的血管下口,朱樱司自嘲地想,他觉得自己应该感到不满或者厌恶,或者是嫉妒和怨恨才对,但是他又清楚地发现自己无法产生这种情感,症结在他还是自己?

这个年长的前辈如同沉迷孩童之间的恶作剧一般埋首在他颈部,好似被蛇信逡巡的错觉在细软的黑发扫过时尤为明显。朱樱司既烫又软,很怕自己就这么从他身上爬不起来,他撑起一只手把凛月压回了座位上。

司按捺着吐息希望不被前座的前辈们发现他失态的样子,可凛月鲜红的双眸又是那样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司觉得自己就是被他玩弄在爪下的猎物,甚至也许对方对自己连狩猎的意图也没有。

朔间凛月的手还搂着他的腰,五四三二一,从小指到拇指,在他的腰上弹着琶音。

这个姿势的尴尬之处直到现在才被察觉,朱樱司硬了,但朔间凛月没有。

 

鸣上岚在他的化妆镜里几乎看到了全程,除了那些由于位置和座椅的遮挡难以窥见全貌的暗流。他对幺子的感情是挺关心,但他对每个人的感情都很关心,自己也不介意保持几段有益于加深羁绊又不会动真心的关系。他想起昨晚这孩子去阳台的冰柜拿完饮料以后就有点低落的表现,有点担心又爱莫能助,好歹开玩笑似的给了他一个姐姐的安慰之吻。

他扑完粉又问濑名泉那个眼影比较合适,濑名泉没好气地说连彩排都还有段时间先别折腾,别扭了一通又挑了一个色号给他。鸣上岚直接无视他所有的前缀发言,试了试色觉得到底还是都当过模特和自己品味接近,心情大好说要帮他也上妆。

濑名泉大惊,但他腰被月永レオ抱住动弹不得,没两下就被鸣上岚捏住了脸。号称价值一亿的脸孔摸起来感觉就是格外不一样,岚捏着他的下巴左右端详,先掏出了一支唇蜜。

看他表情实在扭曲,岚也满意地达到了捉弄他的目的。鸣上岚熟练地给自己刷好一层,搂过濑名泉亲了他一口,接着也靠着他开始假寐。

濑名泉被两个队友夹在中间坐地好生难受,又不能调整姿势缓解腰背酸痛,他艰难回头发现后面两人已经分开并坐到了座位两侧,中间空着欲盖弥彰的一大段距离。他寻找到朔间凛月并瞪了他一眼,用口型无声控诉,谴责他昨晚不该耽搁队长一夜没睡,现在受苦的还是自己。

朔间凛月微笑,同样无声地讽刺回去,“那你下次有本事让我别去。”

濑名泉火气窜上来,正在发作又发不了的关口,突然感觉月永レオ揽着自己腰的那手收紧了,另一只手滑进了自己的手心,和他的手指一根一根贴在一起。

他觉得自己的脸一下子滚热,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

该死,身体还记得。

濑名泉想逃离,可他只能被桎梏在原地。鸣上岚透过这具身体听到了心跳的声音,他微微睁开眼,视线的余光里看到脸红的濑名泉自暴自弃地盯着天花板,他忍不住觉得好笑又觉得有点可爱。再次遁入小憩之后,他总觉得再次闭上眼睛之前,似乎看到了应该睡着的月永レオ也看向濑名泉的视线。

 

司机在等信号灯时透过后视镜看了这帮孩子们一眼,自己带的这一队总体还算省心,虽说都是年轻人,但做偶像也着实辛苦,上车不久似乎大家都陷入了补眠状态。想着他们工作一定很累,司机放缓了一点速度,让他们能够多享受一会儿休息。




意料之外摸鱼的续

评论(10)

热度(66)